中国书画网 > 艺术资讯 > 焦点 > 青海美协主席王筱丽承认抄袭并致歉 道歉不应是终点

青海美协主席王筱丽承认抄袭并致歉 道歉不应是终点

来源:抄袭的艺术微公、南风窗 作者:编辑:中国书画网编辑部

      日前,“抄袭的艺术”微信公众号发表一篇题为《曝美女画家、青海美协主席、最年轻中国美协理事涉嫌抄袭数年?》的文章引发关注。文章指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青海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王筱丽多幅画作涉嫌抄袭书画家马寒松的部分作品。文章中公布了14组二人作品对比图,画作内容高度一致。其中,11组对比图下方注明的时间显示,马寒松的作品年份明显早于王筱丽的画作年份。
 
      涉嫌抄袭的王筱丽,1975年9月出生于青海省西宁市,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现届理事,并于2020年当选为青海省美术家协会第七届主席,其作品多次获国展奖项。
 
      马寒松,1949年生于天津,毕业于中央工艺美院书装专业,1978起出版连环画作品70部,获中国第四届连环画评奖绘画银奖及优秀封面奖,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美协理事,天津人民出版社编审,天津画院终身签约画家。

青海美协主席王筱丽承认抄袭并致歉 道歉不应是终点
左:马寒松《喫茶》(2014年作);右:王筱丽画作
(2017年)

青海美协主席王筱丽承认抄袭并致歉 道歉不应是终点 
左:马寒松《李白诗韵之三》(2009年);右:王筱丽画作(2015年)
 
青海美协主席王筱丽承认抄袭并致歉 道歉不应是终点
左:马寒松画作;右:王筱丽画作

      对比二者的画作,许多网友认为,这已不止于“抄袭”,而几乎等同于“复印”。
 
     从王筱丽目前公开发布的作品显示推算,她自2014、2015年就开始涉嫌抄袭艺术家马寒松的作品,至今已约八年之久。
 
     据网友发出的一张截图自马寒松的朋友圈显示,2016年就有朋友转过王筱丽的作品给马寒松看,说他被抄袭了,两人的画几乎一样。当时,马寒松还随手发了个朋友圈半开玩笑地吐槽。了解他的朋友说,他很多事情都不当回事,包括这件也没往心里去。马寒松当时只是在朋友圈简单“发声”,此后没有再关注此事。
 
     5年后,面对王筱丽的抄袭风波,马寒松选择站了出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那些画都是我很早的作品了,她的做法就是买我比较早出版的书,放大了拓出其中的作品。我有一本《马寒松水墨人物画技法解读》,第一版印了四千册,很快卖完,再版了两次,经不完全统计,这位(王筱丽)起码有二十几幅都是抄的这本书。”“如果大家觉得抄袭是正常的,那我们就要好好思考了,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我们应该更重视。对于美术或其他艺术工作者来说,我们的文化环境更纯净,大家才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据报道,青海省文学艺术届联合会纪委介已入此事,后续将会公布调查结果,回应网民的相关质疑。
 
     官方调查结果目前尚未公布,但3月26日,王筱丽已委托青海省文联发布就此事的道歉信,王筱丽称,她虚荣心作祟,致使抄袭作品流向社会,万分痛悔,难辞其咎。

致 歉 信

      尊敬的马寒松先生及各位网友:
 
      这两天来,网曝关于本人涉嫌抄袭马寒松先生作品一事,我深感羞愧和内疚:对不起组织及业界的培养和关爱,对不起我钟爱如命的美术事业,更对不起我心生敬仰、德劭才高的马寒松先生!
 
      马寒松先生是我素来崇敬的艺术家,特别喜欢他的作品风格,也学习临摹他的画作以提升自己。由于我的虚荣、侥幸心理作祟,致使抄袭作品流向社会,给马寒松先生造成了极大伤害,也给中国美协和青海美术界带来不良影响,我万分痛悔,难辞其咎。
 
      此次网络爆料,如同遭当头棒喝而警醒,我深知自己的行为不是一句歉意就能够得到马寒松先生和网民谅解的。这两天,我在第一时间向中国美协、青海文联作了深刻检查后,立即飞赴天津,想当面给尊敬的马先生道一声:对不起您,我错了!以表达我深深的歉意和懊悔,恳求先生给我一次悔改的机会。或许是我对马老伤害太深了,尽管通过朋友作了联系沟通,但与先生始终缘悭一面,我只好在等待一天后,深夜抱憾而返。此后,我还会积极主动与马老沟通,当面表达我真诚的忓悔。
 
      需要说明的是,抄袭作品没有参加过任何展览和评奖。同时,网络列举的部分作品落款字迹不是我的。
 
      这次错误是严重的、教训是惨痛的,我将铭记在心,痛改前非,以实际行动回报社会。再次向马寒松先生和网友们表示诚挚的歉意!恳请大家的原谅!

王筱丽 
2021年3月25日

      美术界的抄袭事件,近些年可谓屡见不鲜。2018年,西安美院教师樊某获奖作品被指抄袭,随后该院学术委员会认定樊某抄袭,做出了取消樊某副教授任职资格,撤销并收回奖励、奖金,辞退解聘的处理。但也有调查没那么顺利的,比如2019年初,知名美术家叶永青被比利时艺术家指控抄袭,至今仍无明确结果。
 
      在“叶永青抄袭事件”中,有人就提出了“抄袭”、“临摹”和“借鉴”的区别。艺术的评判和辨别,或许是宽泛的,但是面对已经爆出的具体事件,却应该有一个定论。不然,总给公众一种不了了之的感觉,这既不利于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不利于美术界形成风清气正的创作环境。
 
      这次被指控的王筱丽,有着青海美协主席、中国美协理事的身份。如果最终被坐实抄袭,影响无疑是十分恶劣的,这不仅是个人违反职业道德甚至违法的事情,更有失一家机构、乃至一个行业的体面。
 
      而王筱丽之所以能够产生侥幸心理,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就是因为她并没有把“抄袭”他人作品当回事。
 
      马某松本人表示,他最早在2016年就知道,并曾在微信朋友圈吐槽过,但并未向相关部门举报。
 
      然而,事实上,多年前,马寒松面对抄袭也还会愤愤不平。其曾在媒体上公开发表文章,直指艺术市场上的假画泛滥,却无果而终。有一次,他的一本新画册发行上架不到半个月,假画已在淘宝网上叫卖,并且库存提示:428件。马寒松彻底崩溃。经历打假后,他心灰意冷,对假画便麻木了。

青海美协主席王筱丽承认抄袭并致歉 道歉不应是终点

      “不知不觉”5年过去了,如果这次不是指控文章流传开来,形成了舆论压力,恐怕王某丽依然会选择沉默,最多也就是私下沟通,这份道歉信恐怕公众是看不到的。也正因此,如果连已经见光的,都得不到彻底的、严肃的、无可争议的处理,那么又怎么让公众去相信,那些未曾曝光的人会积极悔改?
 
      因此,哪怕双方达成了谅解,道歉信都不应是终点。唯有详实的调查结论、严肃的处理结果,才能回应公众对美术界的期待,才能维护公平、公正、健康的艺术创作环境。王筱丽抄袭事件也给文艺界各方提了个醒,不论是办展、评奖,或是收藏、出版、评职称……都应该确保相关作品不侵权,不触碰法律与道德的边界,如此才能真正鼓励原创。


(文章综合整理自“抄袭的艺术”微信公众号、南风窗、光明论、新京报等,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主编信箱:chinashj01@cydf.com    联系电话:010-58695288-308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21 中國書畫網 CHINA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NET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