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收索: 秋拍 拍卖 收藏 当代艺术

中国书画网 > 艺术市场 > 焦点 > 从穿衣戴帽戏看吕佩尔兹大师

从穿衣戴帽戏看吕佩尔兹大师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admin

  

  从穿衣戴帽戏看吕佩尔兹大师德国画家吕佩尔兹的个人展览上周五在上海中华艺术宫开幕。对于此次上海首展,吕大师可谓精心安排,用足了脑筋,从他的穿衣戴帽即可见其用心良苦。

  此次吕大师来魔都作秀,自是派头十足,天天摆谱,一副大师风范。布展第一天,大师穿浅色西装,鸭舌帽,领带领夹手绢,再加一根金灿灿银晃晃的文明棍,那一丝 不苟的做派,浑然不顾上海滩36摄氏度的毒热高温,偌大上海滩已经多年不见了。尤其当人们看到大师左手上戴了两个大金疙瘩戒子时,许多人直呼亮瞎了双眼。

  老 先生一尘不染,每天一个行头。开幕式上,但见他全身黑色西装,黑色马甲,白色衬衫,领带领夹手绢同样一个不落,光鲜亮丽包裹得紧紧。大金戒指,大金手杖, 叉开双腿端坐在剧场舞台正中的椅子上,那傲视群雄,睥睨一世的派头自是不凡。这上上下下,活脱一个顶级男装品牌,时尚模特儿的打扮装束。有人私下戏称来了 个“德国的钱文忠”。尤其那双脚上白袜子穿黑皮鞋的打扮,恍然让我想起当年某市长接见外宾的同样经典画面。当然人家吕大师是艺术家,无妨。尤其,当开幕仪 式结束,进入展厅,首先映入观众眼帘的第一个醒目图像,乃是展览标题板上吕大师一张等身大的照片,照片上大师同样是时装代言人形象,黑色条纹西服套装,外 面披一件黑色大衣,礼帽领结同样一应俱全,任何配饰都不落下。照片上,大师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在户外作迈腿行走状。只是从两眼睇睨的神态来看,这张吕大师 穿戴浑身名牌的时装大片,乃是煞费苦心的高级定制。至此我方若有所悟,原来这家伙在穿衣戴帽上确实爱捯饬自己,总之好这一口。不但好这一口,而且和小姑娘 一样爱美,不惜把自己的时装像放在展览大标题边上。不过,实在不好意思,这张照片拍得虽然无可挑剔,但那踌躇满志的形象实在让人无法同艺术家联系起来。那 打扮让我琢磨了半天,倒觉得更像一位军火商人。

  本来,我也非常清楚,穿衣打扮纯属个人爱好,本来无可非议,吕佩尔兹先生随便爱怎么打扮 自己我也没有任何说三道四的权力。而且德国人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干净利索,就像当年德国著名的足球教练谁谁谁,每次上场简直就是男装代言,很博得电视观众的 眼球。但吕大师的此番上海亮相,从穿戴到开幕安排、展览设计再结合他的作品质量,却不能不感觉这位大师实在有点虚张声势,太拿自己当回事了,甚至“涉嫌” 有意吓唬第三世界人民。

  撇开穿戴不谈,再说这展览标题,中文是:“时间停留——世界艺术大师马库斯·吕佩尔兹艺术展”,英文 为:“Freezing The Time——Exhibition of Master Markus Lupertz”。我不知道题目是从英文翻译过来的,还是怎么滴,反正正副标题都蛮托大的。艺术大师的封号尤其是世界艺术大师的桂冠至今没有一个专门的机 构认定,一般不是盖棺论定就是约定俗成,对于在世的艺术家来说大都是一种溢美之词,这些我想吕佩尔兹先生心里肯定清楚,大师当仁不让毫不谦虚地笑纳了,可 见其自许甚高。

  不但如此,也许是为了配合大师的身份,在开幕式上,吕大师更拉上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先生为特别嘉宾,为他站台,并发表热情 洋溢的开幕致辞。这套路,简直深谙中国艺术家一众展览游戏规则。但仰仗政治家来为艺术家撑场面,其实是等而下之的做法,从来为真正的艺术大师所不屑。政治 家和艺术家站在一起,还为艺术家作品站台说话,吕大师再怎么光鲜高傲,其实形象在大家的心里兀自矮了一截。在这一点上,还是画家弗洛伊德做得牛逼,即使女 王请他画像他还是爱理不理,晾了很长时间才懒洋洋抄起画笔,而且画了许多次只给女王大人画了一张巴掌大的小画。即使我国已故画家吴冠中也深知其中奥妙懂得 避嫌,曾有某机构主办其画展有重要首长出席开幕式,吴先生体面地称病不出。翌年来沪开画展,他则一反常态,独当一面,开幕式上大谈“一个情字了得”。

  据 这几天接近吕大师的艺术宫工作人员说,吕大师自诩天才,自信满满。当有人问他本人在艺术大师中的地位,他说如果死掉的不算,在世的艺术家中他是天下第一, 总之其他人都不在他的眼里。这份自负作为艺术家而言确实相当可爱。接受媒体采访时,吕大师则说得比较委婉学术:“画家应该一直想着把自己和米开朗琪罗作比 较,而不是杜尚。”表面上冠冕堂皇,其实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是在拐着弯子抬高自己,顺便还手撕了法国艺术家。哈,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当年诡计多端的吴大师一 个振振有词的同类伪命题,“一百个齐白石不如一个鲁迅”……

  最后,画家不管如何包装作秀,最后还是要拿自己的作品说话。说实在的,吕佩 尔兹的作品还真是不错的,是个好画家。如果他不说自己是艺术大师,我们几乎相信他是世界一流的。但他这回一定要提醒我们自己是世界艺术大师,而且一定要拿 这个标准使劲往上靠,抱歉我们倒觉得还是有点距离的。简单地说,他的绘画里还残留了许多德国文化里的土腥味儿,看多了略显单调乏味。正如宽云老师所说的, 充其量是王一亭何海霞,却一定要我们承认他是吴昌硕张大千。这好比精致的山东大饼和蚌埠烧饼端上人民大会堂宴会的意思,和淮扬菜不好比的。一定要做比较, 以我粗浅的认识,约略相当于第三世界的吴大师,即使与我喜爱的墨西哥画家塔马约(Tamayo)还是差多了。和他们国家的那几位大佬我就不比了。总之,简 单地说,这枚精致的德国大饼,大蒜味太重,无论怎样伪装,还是缺点内涵!

  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作者:石建邦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