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收索: 秋拍 拍卖 收藏 当代艺术

中国书画网 > 艺术资讯 > 焦点 > 刘振:美善相乐——《云中行》作品的精神内涵

刘振:美善相乐——《云中行》作品的精神内涵

来源:艺术家提供 作者:admin

  

  刘春冰的《云中行》系列可以说是继《暧昧》之后的拔萃之作,也是为学界关注,观众喜爱的作品。虽然两者的艺术风格、创作路径和文化内涵截然不同,也各自代表了画家在不同时期的绘画发展的两个向度,但后者有着更为复杂的创作背景和学术意义,值得学者更为深入的探讨。

  《云中行》的首要特点是超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的运用。作为艺术运动,超现实主义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和存在主义有着密切关系。反映在艺术创作上,主张放弃逻辑,否认理性,注重对人的无意识层面、梦境的发掘,提倡自动书写,强调偶发性,摈弃以有序经验记忆为基础的现实形象,将现实观念与本能、潜意识、梦境相结合,呈现人的深层心理情境。概括而言,这类作品多具有浓厚的色情、性爱色彩。

  相形之下,《云中行》系列作品与前者的创作方式、内容基调存在较大的差别。刘春冰将超现实主义的内涵进行了适当的改造,融入“美善相乐”“解衣盘礴”的艺术精神。构思创作的过程中,他尽可能地吸收西方超现实主义表现手段的优点,同时滤去虚无、颓废等消极因素,融合中国传统艺术精神,尝试与社会现象进行互动,并强调逻辑思考和理性思维的重要性,进而严谨地组织作品内容、观众与文化情境三者关系。可以说,刘春冰对于超现实主义的理解和阐释是从个人主体性层面展开的,故作品本身也就是这一主体思想性呈现方式的外化。

  变化是艺术发展的必然要求,刘春冰对此有着深刻的认识。石涛曾说“笔墨为随时代”,要求艺术语言要适应社会的发展变化,反映时代精神。因此,《云中行》笔墨语言的实验广度有超乎以往作品的倾向。与早期《暧昧》系列的婉约含蓄相比,《云中行》系列的作品,不论在笔墨之粗放、形态之动感,表现之狂放,都将画家的水墨艺术发展到了一个极端,也指示出刘春冰艺术风格有逐渐雄壮气势的发展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云中行》作品运笔恣肆,墨色酣畅淋漓,既出自江南文人画之传统,又具有明显的反画技倾向。明代顾凝远在《画引》中说“画求熟外生”“生则无莽气故文,所谓文人之笔。拙则无作气顾雅,所谓雅人深致也”。刘春冰悉知西方哲学、美学、现当代艺术理论,尤其是浸涵中国古代画论的研究,颇得荆浩、苏轼、石涛等文人画家艺术思想之精要。他以恣肆酣畅的笔墨形制描绘对象,着重表达一种轻度扭转的动态,以平淡、古拙、意蕴深刻的画意为上,或缘情言志,抒发性情,或写照学识,彰显品格,这基本上来自其对传统文人画有意识的学习。

  如果仅从技法难度的表面层次来看,尚不足以解读《云中行》背后隐含的文化寓意。以往郎绍君、彭富春等著名学者有关《暧昧》系列的批评,确有见地,这为理解《云中行》系列提供了重要的路径。要恰当地理解刘春冰艺术的情感内涵,除了由作品形式切入之外,学者还需以一种较诸以往更为有效的方式去探讨画家的生活形态,以寻求其风格、情感转变的具体渊源。当然,这个理解还应一并思考其文化背景和生活经验。换句话说,刘春冰艺术风格的转变不能单独地从其主观意愿、个人兴趣的角度予以理解,毕竟形式语言所承载的意涵境界说明了他作品存在着诸多可能性。那么究竟是何种原因诱使他产生如此明显的变化呢?这个问题仍有待解答。

  大概担心作品内容表述过于直白,社会意义过于沉重,刘春冰在构思、创作时有意地削弱了情节性的叙述方式,而转向偏重作品形式内部力量的表现。超现实主义画家米罗曾说“形式是象征某种事物的符号”。《云中行》系列反映了画家对当下社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进行自我拷问时,十分谨慎地选择了与这些现象有关的形象体系,并对这些相关的脉络因素进行适当贴切的论释。除此之外,他还巧妙地运用了英国当代著名学者吉登斯所说的“脱域”手法——把各种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从有限的片段场景中剥离出来,在一个跨度广阔的时空维度中重新组织,不附加过多情节性的描绘,也不依赖对单个事件、人物形象的了解,从而引导观者对画面情境进行现实的投射,并以“现实借鉴”的方式透过碎片式的场景组合,拈出事件蕴含的教育意义。以创作途径来看,这种开拓性的视觉处理方法,使得《云中行》的文化内涵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具体而言,《云中行》系列作品的涵义是开放而混杂的。画面上各种图像碎片被整合在一起,虽然导致了内涵读解的不确定,却具有“识之愈真,乘之愈往”的魅力。刘春冰巧妙地将各种物象隐含的时间、空间、两性等逻辑语义虚拟重构,深刻地揭示出这些现象背后滋长的人际关系的空虚、社会大众消费意识形态幻象下的精神空洞。残破的古城、巍峨的钟楼,现代化的武器、繁华的都市、时尚的女郎等组成的虚幻迷离的图像世界是一个富有体验与释义的空间,蕴藏着特殊的文化能量和历史讯息,为观者提供了丰富的阅读情境和深刻的阐释与鉴赏空间。正如法国社会学家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所言的“物时代”,大众消费、享乐主义、拜金主义对传统文化和道德规范的剧烈冲击,导致了消费成为刺激欲望再生产欲望的道德主宰。

  高度的精神自觉是刘春冰与一般艺术家的同中之异,而这种异,乃是艺术精神自觉的程度之异。陈衡恪论艺术,认为其重要的特性“是性灵者也,思想者也,活动者也”。徐复观也说“艺术创作首重精神陶养”。就思想精神而言,《云中行》的作品精神内核的逻辑依然是建构在遵循上千年文化发展的脉络之上。在此境地,画家的品格、才情、学识和精神不仅涵养着某一种特定的艺术对象,还涵融着整个世界,达到了道家提倡的“心斋”“坐忘”之艺术境界。

  总体来说,《云中行》在刘春冰的艺术发展过程中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意义,亦将在当代美术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之后,他将进入其艺术创作的第三个时期——现实主义阶段,我们期待着刘春冰先生创作出更多的扛鼎之作。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