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收索: 秋拍 拍卖 收藏 当代艺术

中国书画网 > 艺术家 > 评论 > 为何我近期不再进行任何关于艺术史、艺术评论的写作?

为何我近期不再进行任何关于艺术史、艺术评论的写作?

来源:中国书画网 作者:admin

  JE(James Elkins)即将访华。作为一为阅读量非常高、原创写作多产与思考机敏的艺术史教授,他做事的计划性与细致,可从此文最后的写作计划得知一二,而他合理地使用互联网,而不是被互联网消费所建立的个人网站堪称典范(另一个典范该是艺术家Gehard Richter的个人网站)。JF,对于艺术史、艺术批评的想法,虽然会有点不够学究(比一比其他史学家,动不动就研究文艺复兴),但是,他著作的出发点,富有艺术家趣味(JF的本科是创作专业)。

  关于他在国内的4本出版物,都很畅销以至于断版,而对于艺术家来说,我很推荐去读读他写的《艺术是教不出来的》,而对于艺术门外汉来说,要知道怎么运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我推荐《如何用你的眼睛》。

  从2015年秋天开始,我再不也编写关于艺术的其他专业文章了。为此,我安排了我的教学计划,所以,一周我有4到5天的空闲时间。2016年到2020年,我将会专注于我自己的写作项目——一本图像汇编而成的实验小说。我从2010年就开始或多或少地准备这本书。如果我还是继续保持对于这个计划的工作与投入,我希望能够在2022年发表。这本没有借口与懊悔都要完成的书:不管花多少时间,不管成书是什么,我都尽力去做。

  促使我这么做有两个理由:艺术史家、理论家和批评家总是沿着精细定义的学科路径写作。我们崇尚后结构主义哲学家的写作,但我们自己的写作仍然受制于学科的期望。一些作者允许他们的写作变得更加的实验(如罗曼·巴特、德里达、约翰·伯格,或Hélène Cixous[女权主义写作者]),他们的著作往往被视为虚构小说或者艺术史汲取的资源,而不是被视为艺术史著作的案例。

  如此所带来的结果之一就是写作所被教育的方式与写作在艺术史内外被诠释的方式天差地别。艺术史、视觉研究以及相关领域几乎对于什么让写作本身更有趣或者挑战写作本身没有任何贡献:我们都会去称赞作者写的清晰,而察觉哪些作者不是如此。同时,在我们学科之外,在文学历史与批评领域,都有丰富的写作积淀,而这被全面的阅读文本的方式所评析。在艺术史之内,这是前所未有的。以艺术史之名而来的写作,从未引人入胜过,这是因为欠缺对于写作本身的反思。(撇开主题不谈,艺术史的写作到底该表达什么?对我来说,专业论文的平均水平都在于表达学者对于正确、专业与权威的焦虑。学者的焦虑或者对于这种状态的全神贯注让这个平均水平的文本有了情感的内容。我发现一旦你开始对这些注意起来,就很难去阅读过去使用情绪性偏狭语气的艺术史了,那尖刻的张力,富有感染力的脆弱性,都难以去聆听作者对于艺术要说的是什么。)。

  第二个离开艺术史写作的原因是因为我想知道当我不再去关心学科上的期待与限制时,我可以写得多好。

  我正在建构两个网站,当我还在芝加哥艺术学院带课的时候我就开始了。一个是倒叙艺术史,另一个是针对写作本身。第一个是艺术史写作的批评,意在给艺术史家看,第二个是像是给撰写跟图像有关的虚构写作者的补给站,包括我也是。

  第一个网站 What is Interesting Writing in Art History?(艺术史当中有意思的写作是什么?http://305737.blogspot.com)。这开始于我认为写作比内容重要,而这也是一种关于写作的重要宣言。在同个网站里,我讨论什么才算是艺术史中有趣的写作,并且精读了几位艺术史学家的实验性文字,如Alexander Nemerov(史丹福大学艺术史教授,1963 - ), Rosalind Krauss(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史教授,1941- ), T.J. Clark(英国艺术史学家,马克思主义者,在哈佛与伯克利大学教书,1943- )与其他学者,以及其他不被视为是常见艺术史写作的写作,但被视为可以被艺术史写作所援引的写作,如德里达、Jean Louis Schefer, Hélène Cixous与其他人。本项目是以一章理论性的论文做为结尾,同时还列出教授关于艺术的实验性写作机构。项目的目的在于帮助打开艺术史撰写的新方式,此方式是由文学理论构成,于此我期待更多的困难、更多的反馈,更多的说服力与弹性,也许更多的表现性。

  第二个网站叫Writing with Images(以图像来写作,http://writingwithimages.com)。这是关于图像的写作(通常是摄影)。我认为在一般写作领域里艺术史是一个特殊案例。本项目是一本使用了格式、设计、字体甚至是艺术家书等方式来呈现,精读关于图像的实验性文章的所得,如Winfried Georg Sebald(1944-2001,当前日尔曼语言文学中被讨论最多的作家,无论是在非德语国家,还是在德语国家的德国文学研究领域。因为他在他的作品中以独特的方式处理的问题正好迎合了当前文化讨论中的热点问题,比如回忆和记忆的功能,形象话语/照片对于历史和记忆的意义,图像语言以及互文性和不同媒体的揉杂)、Anne Carson(1950-,加拿大的女诗人,长期在美国教书,获得过麦卡锡基金会的天才奖(2000),也获得英国艾略特诗歌奖,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的女诗人)、 Susan Howe(1937-,探索出一种复杂的视觉诗学,将历史与个人体验融为一体。她发现,在史料和家谱中很难找到女性的踪迹,还发现女性被从文化史中删除。在她看来,作为一位女性,“你只能在断层与无声之处找到自我”), André Breton(1896-1966,超现实主义诗人), Raymond Roussel(1877-1933,曾影响了杜尚,虽然杜尚并不承认这一点)和其他人。这项目理论上的企图是,图像与文本之间的关系,从图像课可以是文字的插图(艺术史很常见),也可以是与文字产生无法预期的对话(如Winfried Georg Sebald的写作)。这个项目的目标是勾勒出一个这样的历史,论证小说和摄影是如何产生相互作用,从而暴露出艺术史实践中的狭隘处,给予写作者关于艺术作品的文本材料。这个项目会以实用性的章节做结,列出图像和实验性写作彼此作用的方式。

  以下是我的写作计划,同时也上传到Google Drive,实时更新。网站版本,我会定时更新。

  (2016.8 更新)

  写作计划

  这给出了一个我正在写的实验性小说的进程,我希望在2020年完成。这表或多或少地是为了取悦我,并标志着时间。“fires”,在这里指的是“林火”,在整个书里燃烧。随后,我继续跟踪我在艺术史、视觉研究和艺术理论中的剩余义务。

  小说

  

为何我近期不再进行任何关于艺术史、艺术评论的写作?

 

  截至2016年5月,这部小说已经很长,大约是50万字。快要触及文学出版的字数限制:《无限的玩笑》是55万字,《战争与和平》是57万字。有些小说出版时高达1200页,《无限的玩笑》是1100页, William T. Vollmann的《帝国》是1300页。

  现在的问题是那些书都没有插图。为了以合理的质量重现图像,有些页数要被预留起来,而每册书的页数控制在600页。这是我对于页数的猜测。我在线写作,以最接近真实出版的格式来撰写(B5,一寸的页边距,10号字体,⅕的行距),在这个标准下,50万字和预留给插图的页数,总页数会达到1700页。一册书是印不完的,而这也引来了3个解决办法:

  1

  保持一册书的出版计划,那我的写作会变成出版一本装帧更大、更贵、又重的书。那是Arno Schmidt(1914-1979)所做的事情:他不在乎装帧,不管格式、公众或者合理性。《纸片的梦》(Zettels Traum)是一本超过1百万字,1500页的书,装帧大小为 4x10英寸(10.6x25.4 cm)。《Evening Edged in Gold》(Arno Schmidt另一个较好的小说)是8x12英寸,而那书很不好拿着阅读。

  2

  将书分为普通装帧的书籍尺寸(B5 或 A4),每册是500页。Elena Ferrante(一个难以捉摸的作家,她的照片从未公之于众,从不接受个人访谈,也从不在公众中出现,她那些犀利的、自传性质的小说以意大利社会为背景,探索女人之间的友谊,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Karl Ove Knausgaard(1968 - ,六部曲的自传性小说《我的奋斗》被比喻为可以与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相媲美的一部作品)和Proust(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的作者)都这么做——他们的小说都超过100万字,而他们都没有插图页数。这是目前的可行方案,前提是这本书要找到一个商业出版商。

  3

  将书稿分成4本尺寸稍大的书出版。这对插图来说是好的,但却会造成书的昂贵与笨重。Marianne Fritz(1948-2007,奥地利女作家)就是这么把自己的书《Dessen Sprache du nicht verstehst》和《Naturgemäß I & II》如此出版。. 那些书现在都至少500美元一本,比Arno Schmidt有如大象尺寸的书籍来得实惠一些。

  这里是艺术史、理论和批评的剩余义务。绿色=完成。这些书已经写完了,但仍在继续编辑,所以我在文档的结尾使用工作表记录。

  ·《即将到来的单一艺术史:北大西洋艺术史及其替代品》(The Impending Single History of Art: North Atlantic Art History and Its Alternatives):一本关于世界艺术史、理论与批评的实践的书。大部分章节都是在线写的。目前新加坡大学出版社正在审核中。

  《视觉世界:视觉,它的对象,它的学科》(Visual Worlds: Vision, Its Objects, and Its Disciplines),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用于教学使用的大书,与Erna Fiorentini和著作,几个章节都已经可以在线阅读,预计2017年出版。

  《天堂是什么样子》(What Heaven Looks Like),一本关于18世纪的实验性著作,由Laboratory Books出版,David Fabricant编辑,2017年即将出版,已经有4个部分在赫芬顿邮报发表。

  《艺术词汇 1卷:综合、整合、凝聚、统一》(Art Words vol. 1: Synthesize, Integrate, Cohere, Unify),这是一系列的小册子,每册2万字,由芝加哥艺术学院出品,并用来评估/考核作为学生的艺术家们使用。我们还没有找到对应的出版商。

  《艺术词汇 2卷:口若悬河,能说会道,捍卫你的工作,要明确!》(Art Words vol. 2: Be Eloquent, Be Articulate, Defend Your Work, Be Clear! ),2016秋季要完成。

  非虚构小说的进程表

  

为何我近期不再进行任何关于艺术史、艺术评论的写作?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