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收索: 秋拍 拍卖 当代艺术 收藏

中国书画网 > 艺术家 > 评论 > 1950年代初的刘海粟与上海美专

1950年代初的刘海粟与上海美专

来源:中国书画网 作者:admin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上海美专在八年抗战的离乱之后稍稍有所喘息。刘海粟回到学校复职。学校极其迅速地恢复运转,一个月后的9月15日,上海美专新学期开学,20日全校正式上课。

  1946年5月6日,上海美专召开了抗战胜利后的第一次校务会议。此时上海美专的老同事们,谢海燕、刘狮、王隐秋等陆续回来了。看到昔日的得力干将们纷纷回归,刘海粟满怀信心地以为学校的复兴指日可待。战后的失序与破败给正常的教学带来了困难,人体模特儿难以找到,所以人体写生只能暂时改成静物写生。但恢复教学秩序的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展开,着手对抗战中学生的学籍进行整理,准备清理和收回由于战争而没有及时收回的房产。全校上下因为战争的结束,新生活的开始而展现出勃勃生机,师生茶会,化妆聚餐,校园生活充满活力。岂料,一切并未平息。随之而来的内战又将学校拖入了泥沼。

  1949年5月上海解放。6月,上海美专迅速地召开了校务会议(1949年6月8日)。在校长做的主席报告中,刘海粟提到他于前一天参加了上海的大专院校联谊会。华东局宣传部的舒同、副部长冯定等都参加了会议。联谊会的氛围是友好的、积极的。新政府提出的学校改进计划是温和的、稳步的。在新旧交替的过渡期间,华东局领导表示,所有学校基本维持原状,逐步改进。来自解放区的办学经验成为了上海院校的参考样本,解决学校事务应该倡导集体学习,自由讨论,研究事实,归纳意见,获得结论。民主成为了建设学校的重要精神。作为校长的刘海粟此时对于学校的前途无甚忧虑。

  与此同时,美术界成立了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主席徐悲鸿。作为艺术家的刘海粟亦被招入其中。

  建国后的最初两三年,刘海粟几乎没有进行较大规模的写生活动,仅有的一次写生记录是1949年8月去苏州光福,画了一幅《汉柏图》。他的大部分精力还是放在了学校事务中,根据新社会的需求积极修订学制和课程,出席各种会议,学习院校改革的样本。

  在1949年底的美专扩大教务会议上,由宋寿昌代做的校长报告中提到了杭州艺专的改革情形,作为上海美专教务改进的参考。1949年后,杭州的国立艺专汇合老区、上海和杭州三股美术工作者的力量,阵容崭新和坚强。学校除了课堂教学外还开始了到工厂农村体验生活的劳动实践。报告中提到艺专是美专的兄弟学校,要互相学习。很快上海美专也扩大了每周下厂下乡的工作规模。师生三十余人组织了农村实习团,到松江金山嘴海嘴下生活。

  

1950年代初的刘海粟与上海美专

 

  刘海粟在郊外写生(1950年代)

  1950年,上海美专在新政府的指导下开始组织校工会。工会代表了教职员工利益,它是与雇主校长刘海粟谈判工作待遇等条件的自发组织。4月25日,校工会成立。三个月后会员已有27位。工会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缩减了校长的权限。在1950年第一学期的工会总结中,工会委员对学校工作提出许多建议。由于最先入会的会员一定是思想进步积极的员工,所以提出了许多向新社会靠拢的感想和建议。国画教师汪声远提出要加强行政领导就先要加强思想领导。学校的行政人员应该保持每天一个小时的思想学习。校董会组织不够健全。

  此时上海美专的工会会员已经占到了总数的97%。刘海粟就在那3%的极少数中,他没有资格加入这样的群众性讨论。由工会组织的思想学习和精神改造在上海美专的教职员工中广泛进行。这与在教学中加入思想政治课程对学生进行精神改造是相平行的。上海市人民政府高等教育处发通知,要求专科以上学校学生必修社会发展史、中国革命问题、政治经济学等课程。

  学校的校产在长期的战乱中也发生了被侵占或租借逾期不还的现象。许多校舍也存在着年久失修的问题。学校有计划陆续收回并维修。上海美专在漕溪路有校舍建筑基地十五亩,学校在土改运动中认识到了时势所趋,以全体师生的名义决定将这块建筑基地献给人民政府作为共和国成立两周年的献礼。学校唯一的请求就是将1934年校董主席蔡元培亲自在基地奠基的基石从河里打捞出来,作为献地的纪念。1952年3月,校长刘海粟给华东军政委员会教育部写信,申请补助费为学校增辟运动场地。但没有得到回复。

  

1950年代初的刘海粟与上海美专

 

  刘海粟 黄山散花坞云海 布面油画 1954

  紧接着学校开始文艺整风运动。在双月的学校工作报告中写道:“在整风学习之前,我校是以资产阶级艺术思想占统治地位的,反映在教学上,基本练习压倒创作,成为单纯技术观点的创作,轻视民族遗产,以盲目崇拜西欧形式主义艺术,轻视普及,不适当地重视油画。”刘海粟在这次整风运动中的自我检查是“贩卖欧洲形式主义艺术塞尚、凡·高及‘美专第一’的宗派主义的错误”,他指的宗派主义是与徐悲鸿的三十多年的对立。

  在运动的大势之下,刘海粟完全否定了自己曾经的艺术追求与信仰。尽管在政治地位上刘海粟已远远落后于他的同仁,但在专业教学上还是处于重要位置。他领衔学校绘画科的教学科研工作,初步制定了绘画科的任务:“根据新民主主义的文艺方针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方法,培养为人民服务的美术工作者应有的技能和知识。”从艺术理念到教学理念,刘海粟都随着时代的潮流而或被动或主动地改变着。这时的刘海粟渐渐被排除在主流之外。作为校长的刘海粟不断地在思想改造的大会小会上作自我检查,并且要接受群众的尖锐评价。群众普遍认为“刘校长有严重官僚主义”,“刘校长不常到校,不联系群众,什么事情不管,只拿薪水”,甚至有人讽刺刘校长像大地主,不能参加土改。可以想象此时的刘海粟突然从一校之家长变成了群众运动所批判的对立面,这种心理的落差是极难调适的。

  

1950年代初的刘海粟与上海美专

 

  刘海粟 庆祝社会主义改造胜利 布面油画 1956

  1952年8月,华东军政委员会对高等学校进行普查。刘海粟没有进入上海美专普查工作的领导小组。上海美专的普查表格包括了学校概况、三年来教师数变化情况、三年来专任教师提升聘任情况、专任教师每周时数分配情况、各科三年来学生数变化情况、现在各年级学生数、各科经费开支调查表、各项收入调查、教职员工资调查表、建筑面积普查表、图书调查等等。

  这份普查资料详尽地介绍了上海美专近三年来的营运以及固定资产的情况。在此之前的一个月,华东军政委员会教育部发出了关于召开有关华东区高等学校院系调整的准备会议,要求各校准备校舍材料,包括校地总面积、各种场地面积、各种房屋;人事材料,包括最近的教职员工名册及学生数等。上海美专详细地列出了学校的家具清册、校产清册等。经过7、8月份的两次彻底清查,上海美专的全部信息在新政府报备完整。1952年8月16日,华东军政委员会教育部发令宣布公私立学校院系调整。上海美专的部分校产,如图书等移交给其他学校。

  上海美专最终定格在1952年9月。10月17日全体师生前往无锡。这所刘海粟一手创办,与他一同走过40年的学校最终与苏州美专、山东大学艺术系合并为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新政府邀请刘海粟做华东艺专校长,刘海粟以身体衰弱为由推辞,不过在中央的再三邀请下,刘海粟还是接受了任命。文化部长彭柏山说他可以不去管行政的事,自己创作就可以。的确在之后刘海粟再也没有具体操作过学校事务,而是真的投入到写生与创作中去了。

  

1950年代初的刘海粟与上海美专

 

  刘海粟、夏伊乔在水库建设现场采风

  

1950年代初的刘海粟与上海美专

 

  刘海粟 梅山水库工程 布面油画 1956

  

1950年代初的刘海粟与上海美专

 

  刘海粟 外滩风景 布面油画 1964

  (作者系刘海粟美术馆 学术部副主任)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主编信箱:chinashj01@cydf.com    联系电话:010-80699906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21 中國書畫網有限公司 CHINA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NET LIMITED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