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艺术市场 > 中国艺术市场“狼来了”?

中国艺术市场“狼来了”?

来源:中国书画网 作者:房方

  11月的上海,迎来了中国全年最火热的“当代艺术嘉年华”。由两年一度的上海双年展领衔,同期开幕的当代艺术展数以百计,在美术馆、画廊及非盈利机构组成的多层次展示空间,均安排了最有份量的年度压轴戏。精彩纷呈的活动使得11月的上海已成为全球艺术日程的重要一站。11月7日中午12点,在绵绵细雨中开幕的“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简称“西岸艺博会”)藏家预展,即是这场年度盛会的开场。

中国艺术市场“狼来了”?

 西岸艺博会现场 供图: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进一步的“全球化”

  通常,参展画廊的名单,是一个艺博会最重要的价值“筹码”,也最能体现艺博会的定位。

  步入第五年的西岸艺博会汇聚了亚洲、欧洲和北美洲的逾110家画廊,其中主画廊单元由2017年的39家陡增至87家,增幅超过一倍。大幅扩容后的展商名单仍继续强化“与国际接轨”的重要特色:卓那(David Zwirner)、高古轩(Gagosian)、白立方(White Cube)、佩斯(Pace)、豪斯沃斯(Hauser & Wirth)、贝浩登(Perrotin)等一批拥有全球连锁机构的“超级画廊”悉数到场。其中以代理明星艺术家草间弥生(Yayoi Kusama)、村上隆(Murakami Takashi)、曾梵志而在中国广为人知的高古轩为首次参展。

  新近就任的高古轩资深总监王涵怡女士明确表示“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高古轩本次在西岸展出的村上隆绘画巨制《云龙图-靛蓝色》长约18米,与该作品属同一系列的《云龙图-红色突变》曾以5589万元成交于2018年匡时春拍,可见其目标直指美术馆或实力雄厚的私人藏家。除极速扩张的“超级画廊”外,西岸艺博会也不乏欧美画廊的中坚力量。来自伦敦、持续4年参展的赛迪画廊(Sadie Coles)即是如此。这位具有知识分子气质的画廊主与中国有着长达25年的渊源,她注意到中国私人美术馆几年来保持着持续高涨的增速。谈到当代艺术这门生意,她说:“收藏是思想成长的历程,是成熟深刻的;生活在艺术收藏中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而且它还可彰显身份(笑)。”

中国艺术市场“狼来了”?

高古轩在西岸展出的村上隆绘画巨制《云龙图-靛蓝色》2010 供图: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起源于瑞士的巴塞尔艺博会(Art Basel)是全球排名首位的国际艺博会,展商数量超过200家,每年在瑞士、迈阿密、香港三地举办,“专业”、“高端”是它最重要的标签,令其拥有难以撼动的行业地位。因此,能否进入“巴塞尔”,常常是判断画廊资质的重要参数。稍作对比即可发现,登陆西岸艺博会的欧美画廊大多来自于有“高阶版巴塞尔”之称的瑞士巴塞尔;而参展的亚洲画廊基本来自于有“入门版巴塞尔”之称的香港巴塞尔。总之,从展商名单看,上海西岸艺博会颇有“小型巴塞尔”的意味,目前能够达到相似品质的艺博会在全球也不过十家左右。

  关于上海西岸

  西岸艺博会的壮大和“上海西岸”这一城市新兴板块的崛起几乎是同步的,其背后的推动者同为上海西岸开发集团(简称“西岸集团”),它是一家国有独资企业,是“后世博”时代徐汇区打造“西岸文化走廊”的主要执行者。

  连续举办五年的西岸艺博会已成为这个“走廊”里一年一度最为火爆的当代艺术盛事,是西岸集团主打的“艺术名片”。今年西岸艺博会公众开放日引爆了前所未有的热度,展厅外是等待购票的长龙,展厅里是人头攒动的参观者。

  “上海西岸”覆盖了徐汇区东部黄浦江畔面积为9.4平方公里的区域。这里曾是20世纪民族工业的发源地之一,不乏百年历史的车站、机场、码头、工厂,但在2010年启动“黄浦江两岸综合开发计划”前,这里虽然接近徐家汇的闹市区,但却人迹罕至,被荒废的厂房和仓库占据。2012年开始,作为提升文化含金量的重要举措,参照纽约中央公园“博物馆一公里”的概念,西岸集团着力吸引了一批重量级的艺术机构入驻,如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上海摄影中心、油罐艺术公园以及即将建成的星美术馆及蓬皮杜艺术中心,在这些机构的带动下,一批在业内具有影响力的画廊、艺术家工作室也紧随其后,落户西岸。在短短的几年间,一个由艺术空间串联的滨江景观带已初具规模。与此同时,这一带的绿地、道路、创业园区、酒店等基础设施也不断地提升改进,吸引了一批具有特定趣味的人群,令其具有了某种新派上海生活方式的示范意义,使得这里成为近年来上海房价上涨最快的区域之一。

  西岸艺博会的举办地点叫西岸艺术中心,位于上述艺术景观带的核心区,其主体建筑是一栋挑高13米的飞机厂房。2018年9月,因召开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需要,由同济大学袁烽教授设计的“峰会B馆”迅速完工,在与旧飞机厂房一路之隔的地点,建造起8千多平方米富于科技感的3顶巨型帐篷。这为2018年西岸艺博会的大规模扩容提供了令人艳羡的物理条件。

  掌门人的多面性

  艺术总监周铁海是西岸艺博会的掌门人,他在90年代已是具有很高成就的观念艺术家,其作品睿智幽默又兼具对现实的敏感和批判力,曾参展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等重量级国际大展。艺术家周铁海也是一位艺术活动家,有“中国当代艺术教父”之称的栗宪庭曾将他誉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催化剂”。2006年,在完成了上海美术馆的个展“另一种历史”后,他逐渐淡出创作领域,去面对一盘更大的艺术棋局。2007年,他帮助法国收藏家皮埃尔•于贝尔(Pierre Huber)创立了上海艺术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展(Sh Contemporary),这是中国第一家参照国际标准建立的艺博会,一经问世即得到业内的高度评价,但由于主办方意大利博洛尼亚展览集团的原因,周铁海在一年后离开,这个艺博会也在几年后夭折。2008年,他受聘于上海民生艺术中心,成为首任执行馆长,并在5年任期内持续推出了一系列足以写入中国艺术展览史的重量级展览。

  2013年,周铁海接到西岸集团的邀约,面对一座高大而明亮的巨型飞机厂房,他再次燃起了打造一家具有国际水准的艺博会的雄心。他的艺术视野与行业人脉,奠定了西岸艺博会得以成功的重要基础。与人们印象中的艺术家不同,周铁海的行事作风向来低调而务实,几乎从不接受媒体采访,在宾朋满座的开幕晚宴上也往往只有不足十个字的贺词。他将更多的注意力投注到展览本身,把展览当作一件艺术品来精心打造,将展出效果的“品控”尽可能做到了极致。2018年,扩容后的西岸艺博会以双馆亮相,场地面积接近2万平方米,提供给周铁海以更大的施展空间,也带给参观者更多惊喜,在展示的专业度上再次得到了一致的好评。

  竞争者与区域共生者

  与西岸艺博会构成竞争关系的,是同期举办的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简称“Art021”),这个以上海电话区号命名的艺博会创始于2013年,早于西岸艺博会一年。“80后”创办人应青蓝、周大为在艺术界的主要身份是青年收藏家,另一位联合创办人包一峰同样热衷于当代艺术收藏,并有时尚圈“公关一哥”之称,在奢侈品领域颇具优势,也与诸多对艺术感兴趣的明星相熟,周杰伦、刘嘉玲等一线明星都是Art021的常客,2018年也不例外。明星的参与为艺博会融入了更多的时尚因素,制造了社会话题,吸引着更为宽泛也更为年轻的观众群。创始团队的“收藏”基因,使Art021在收藏家中拥有良好的口碑。自2015年始,它持续以上海展览中心作为举办地,这座始建于1955年的苏式建筑地处市区繁华地段,周围聚着更多的“有钱人”。

  2018年的Art021较西岸艺博会晚一天开幕,但两家同在中国的网络购物节“双11”闭幕。经历扩容过后的西岸艺博会与Art021均有约100家画廊参展,同等的规模加之几乎重合的档期安排,给所有的参与者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是在同质化的竞争中最终拼个你死我活,还是在进一步差异化的竞争中再次把蛋糕做大,实现共赢?

  

中国艺术市场“狼来了”?

 “艺术创想峰会”中的艺术策展人Francesco Bonami

  在Art021主会场旁的展厅里,由云图创意媒体和源自伦敦的ABC论坛 (The Art Business Conference)主办的“艺术创想峰会”也在同期举行。来自艺术产业各个链条的画廊主、拍卖公司总裁、藏家、策展人、艺评人等讲者分享了对艺术行业的思考。其中,艺术策展人Francesco Bonami直言不讳地指出:“艺术双年展将死!”他说,“当今世界,艺博会和双年展越来越多。但艺术家就跟网球明星很像,好的极少。打网球的很多,但能打四个大满贯的很少。这个产业要做的是把最优秀的艺术家挑选出来,而不是一味扩张艺博会和双年展。”的确,当代艺术展会的增量空间最终会受制于一个最基本的现实——到底有多少好的艺术家。

  狼来了,市场还在么?

  如前所述,西岸艺博会最大的特色也是最核心的优势是“与国际接轨”。但与这个看上去已相当“国际化”的博览会有所不同,它所对应的内核并不是一个真正国际化的市场。最重要的缺席者是那些本应来自世界各地的买家们,甚至连日本、韩国、印度及东南亚地区的周边地区买家都鲜有到场者。因此,西岸艺博会更像是为中国本土收藏家订制的一场国际水准的豪门盛宴,难怪不断有本土的艺术界人士惊呼“狼来了”。和很多领域一样,这里的“国际化”意味着接受欧美文明的洗礼。

  狼来了与否,最直接的验证是博览会的成交情况。就艺术媒体的不完全统计,在开幕当日多数欧美画廊已宣称各自有超过几十万美元的作品售出。比成交额更令本土画廊艳羡的,是他们“不差钱”的姿态。卓纳画廊宽阔的展位上只展出了一件丹•弗莱文(Dan Flavin)的装置《无题(致索尼娅)》,这件售价350万美元的极简主义作品,仅由几十支普通日光灯管构成,挑战着买家对艺术的既有定义。画廊的中方经理许宇更是不加掩饰地表示:“即便暂时卖不掉也算是做了一次市场教育。”

中国艺术市场“狼来了”?

丹•弗莱文(Dan Flavin)的装置《无题(致索尼娅)》

  于此同时,早在多年前就已归入欧美画廊旗下的中国明星艺术家们也有不俗的表现。刘小东是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常青树,持续被国内外藏家关注,是当之无愧的“蓝筹”,他的大尺幅近作《你的城市之一》(2017)被放置在英国里森(Lisson)画廊最显要的位置,从A馆入口就可以远远地望见,在开幕当日以60万美元售出。王兴伟是最近5年市场热度飙升最快的中国艺术家之一,他刚刚完成的新作《生命的邂逅》被瑞士麦勒画廊代理,这幅标价200万元人民币的油画亦在开幕首日售出。

  在高手云集的海外画廊面前,中国本土画廊显得格外孱弱。在资本、客户、品牌及人才等多个方面都存在着显而易见的差距;被西方世界垄断的“当代艺术”话语权,更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即便如此,还是有一批本土画廊相信,尽早“与狼共舞”才是成长之道。他们带来的余友涵、汪建伟、张培力、冷光敏、黄宇兴、宋琨、韦嘉、屠洪涛等艺术家的作品,售价从350万至几万元人民币不等,且在开幕首日均有成交。

  大型艺博会是艺术市集的终极形态,交易的成败是艺博会永远的话题,也反映着艺术市场的阴晴冷暖。瑞士巴塞尔艺博会联合瑞银集团发布的《2018全球艺术市场报告》指出,中国艺术品市场10年内增长4倍。虽然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生态系统还有待健全,但在势不可挡的全球化浪潮面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成熟速度定会超过想象。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