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艺术市场 >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钱雪儿

 

  设计摄影收藏当代艺术雕塑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这些天正在举行。此次展览展出近100件/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的标志性艺术作品,以及众多中国艺术家的作品。森山大道、雷蒙·德巴东的摄影,罗恩·穆克、萨拉·施的雕塑和装置,谢里·桑巴的绘画,墨比斯的动画……展览呈现了不同门类、不同地域的艺术创作。

  曾策划1980年代末巴黎蓬皮杜 “大地魔术师”展的策展人马尔丹在比较近30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后说:“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当代艺术家们似乎在创作中国版的波普艺术,那在我看来是比较肤浅的。如今,艺术家们似乎更希望通过作品传达有深度的思想。”

  展演时间的故事

  1832年,法国作家夏多布里昂在自己的花园里种了一棵雪松。一个多世纪以后,它的面前“长”出了三个并排的玻璃和钢铁建筑,它们同周围的植物甚至天上的白云连成一片,在巴黎古老的拉斯帕伊大道上若隐若现。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建筑外观

  这组建筑便是1994年迁址后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以下简称“卡地亚基金会”),由法国著名建筑师让·努维尔担纲设计。夏多布里昂曾经在这里居住,美国文化中心也曾坐落于此,让·努维尔尊重了场地的历史,并且用一种完全创新的手法将新的建筑融合在城市里。“当时,拉斯帕伊大道上大多是砖石建筑,具有奥斯曼时期的建筑特点。”让·努维尔向媒体介绍道,“我首先用植物做了一个长方形的围墙,出口处就是夏多布里昂的雪松。我在围墙里设计了三个并列的玻璃建筑,看起来非常简单,里面没有任何楼梯或电梯。玻璃可以反射树的倒影,它们的并列则构成物体和倒影的重叠,给人一种无限的感觉。”虽然使用了玻璃这种在当时非常新颖的材料,但建筑师却通过它的透明性以及反射物体的特点,使建筑融合在场地的历史之中。“这也是一种建筑师的达尔文式主义,我们已经走出了石头的时代,建筑师要提前去沉思,思考不同材料的反射度、透明度等等。”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卡地亚基金会的玻璃建筑构成风景的叠加

  在卡地亚基金会的建筑里,让·努维尔仿佛施用了“幻影术”:“我们不知道它从哪里拔地而起,也不知道它的边界在哪里结束。只有从前面经过的时候,人们才会意识到这是建筑。会给人带来一种幻觉。”让·努维尔说道。在这玻璃建筑的幻觉中,他希望让人看到生活的变和不变。“在光的折射中,我们看到四季的变化、看到人的脆弱,看到瞬间和永恒,看到世界和自然。”

  “让·努维尔的建筑一直是展演时间的故事,他想通过光线等微妙的变化里的时间,展现对永恒的寻找。”上周,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与让·努维尔的对谈中,当代艺术家蔡国强这样说道。1994年,在卡地亚基金会的开幕仪式上,蔡国强认识了让·努维尔,后来,他的作品还和这里的建筑发生过一段“都市传说”。一天夜里,一只野猫不知怎么地跑进了展馆里面,它看见蔡国强作品里的那些动物,忍不住伸出爪子去接近,结果把作品勾坏了。“对我来说这是很自然的,”蔡国强欣然接受时间在他的作品上留下的故事和痕迹。

  一个应有尽有的广场

  和“消失”在拉斯帕伊大道上的玻璃建筑不同,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有着清晰的边界,这个曾经的大型电厂本身就是一个世界,工人们曾在那里工作、恋爱、接送孩子,学校和医院就在旁边。如今,这样的场所成为了艺术家和策展人尽情发挥的空间。“当代艺术家很喜欢工业区。在这样的空间布展比较容易。将工业区改造成博物馆是摆脱制式的好方法。”让·努维尔说道。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空旷的空间给卡地亚基金会的布展带来了灵感。“七层的展示空间很大,这为作品赋予了新的呈现形式。”策展人之一、卡地亚基金会收藏部主任格拉齐娅·布洛尼(Grazia Quaroni)在展览现场说道,“这里就像一个开放的城市广场。如同广场具有不同的功能,在这个空间里,我们可以看到街道、绘画、教堂和雕塑。”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亚历山德罗·门迪尼《娇小的大教堂》和雷蒙·德巴东《法国》

  的确,和欧洲的城市广场一样,在七层的展示空间,伫立着一座教堂,它的外观由马赛克拼贴而成,内部则放置着一尊宣示着某种信仰的神像。作为雕塑,它是展览中尺度最大的作品之一,但作为教堂,它却是“娇小”的。教堂周围的两面白墙上,分别是森山大道拍摄的《东京色彩》和雷蒙·德巴东的《法国》,通过摄影,眼花缭乱的东京城市切片和平静写实的法国乡村风貌成为了这片“广场”上的风景。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森山大道《东京色彩》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雷蒙·德巴东《法国》

  展览的名称叫“陌生风景”,卡地亚基金会试图展现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作品的独特性,并且让人感受到一种地理上的移动。“这些展品包含了一种‘旅行’的概念,展示了世界各地的风情。”格拉齐娅·布洛尼说道。于是,我们在作品《出口》里看到濒危的语言和被砍伐的森林,在《听他们说》里遇见不同国家的游牧者,在《动物大乐团》里听到亚马孙发出的神秘声音。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雷蒙·德巴东和克罗迪娜·努加雷《听他们说》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伯尼·克劳斯《动物大乐团》

  “在这次展品选择上,我们没有具体的标准。重要的是展示多样性。”另一位策展人、卡地亚基金会馆长埃尔维·尚戴斯(Hervé Chandès)向“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表示。事实上,基金会不止希望展示地理上的多样性,也试图展示艺术创作门类、甚至学科的多样性。“我们的基金会是一个交流的空间,在这里,摄影师会遇上设计师,艺术家会和科学家、哲学家相遇。”格拉齐娅·布洛尼说道。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迪勒尔•斯科菲帝欧+仁弗洛设计事务所《出口》

  这种打通门类和学科的方式吸引了胡柳,她以铅笔线条重复交叠后形成的黑色画面,将传统绘画思想和技法带入了当代艺术,本次展览是卡地亚基金会和她的第一次合作。“相比做当代艺术的人,我更喜欢和其他领域的人聊天。他们不会问你创作这个作品花了多久,而是跟你讨论如何在时空里捕捉时空。”正因如此,胡柳欣赏卡地亚基金会“殊途同归”的理念。“基金会做事情,一开始是没有具体框架的,经过反复碰撞,走着走着所有的东西就会聚在一起,然后形成一种艺术力量。”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玻璃装置的后方和右侧为胡柳的作品

  陌生风景里的中国面孔

  胡柳是此次“陌生风景”展览的五位中国参展人之一。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五楼的展览空间,能够看到她的四幅作品。它们与一组黑白摄影作品相邻,远远看去,画面里除了黑色一无所有。只有走到跟前,才能依稀发现其中细密的笔触。而在另一个展厅里,观众能看到高山的摄影作品《第八天》,他将镜头对向自己的养母,看着画面中的母亲和她的物件,似乎有一种窥视他人隐私的感觉,同时又能感受到那种日常生活的戏剧感。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高山《第八天》

  生于1988年的高山没有受过专业的艺术训练,他在出生的第八天被照片里的这个女人领养。他在大学城里摆过摊,卖韩式紫菜包饭,也在轧钢厂里做过工,上夜班开机器。画画和摄影成了他逃离这种生活的出口。他在《第八天》系列中拍摄了被她忽视的养母的日常生活,“拍摄的初衷在于,虽然我与她朝夕相处,但长期的忽视使她变得只是一个‘母亲’身份的存在。”这个系列让他获得了2016新锐摄影奖年度摄影师大奖,也使他受到了卡地亚基金会的关注。

  在“陌生风景”的五位中国参展人中,蔡国强或许是欧洲艺术圈最熟悉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七层的展示空间,人们既能看到他九十年代创作的《时空模糊计划》和《地球也有黑洞: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十六号》,也能看到他2016年的作品《白声》。“卡地亚基金会一直等待着艺术家带来作品,艺术家有很大的自由度。”蔡国强说,“《天梯》让他们很感动,他们告诉我,可以支持我在地球上任何三个地方做‘宇宙项目’。因为他们给予的空间非常大,他们也不在乎最终的结果,有的时候,我的‘天马行空’会不了了之,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已经有了成长。”

当艺术与陌生的风景相遇

 蔡国强《白墙》

  从蔡国强到胡柳、高山,卡地亚基金会和中国当代艺术的故事一直在延续。埃尔维·尚戴斯认为,通过展览上的这些新的中国面孔,人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或许会有更多的了解。

  “我觉得中国当代艺术进化得非常快,如今的中国艺术家们似乎对深度的思考更感兴趣。”知名艺术策展人让-于贝尔·马尔丹(Jean-Hubert Martin)此前表示道。他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正在展出的另一个展览“忆所”的策展人,1989年,马尔丹在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策划了“大地魔术师”展览,第一次将中国的当代艺术带到了欧洲视野下。为了了解当时中国的当代艺术,他曾和费大为一起来到中国,见到了许多年轻的中国艺术家,但在当时的中国,除了黄永砯和杨诘苍,几乎没有其他的当代艺术家让他印象深刻。“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当代艺术家们似乎在创作中国版的波普艺术,那在我看来是比较肤浅的。如今,艺术家们似乎更希望通过作品传达有深度的思想。”

  “我想要在作品里捕捉到流变的东西。”参展艺术家胡柳说。

  注:展览将持续至7月29日。文中图片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