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收索: 秋拍 拍卖 当代艺术 收藏

中国书画网 > 艺术资讯 > 收藏 >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来源:艺术新闻中文版 作者:admin

  

  “谁会想要没有卢浮宫的法国呢?又有谁会要没有冬宫的俄罗斯呢?”

  俄罗斯导演亚历山大·索科洛夫(Alexander Sokurov)的最新作品《德军占领的卢浮宫》(Francofonia)在开篇就发出这样的追问。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 亚历山大·索科洛夫(Alexander Sokurov)

  这部影片于2015年9月在第72届威尼斯电影节上首映,进而获得金狮奖提名,并摘取米莫·罗泰拉基金会奖(Fondazione Mimmo Rotella Award)。这也是索科洛夫在继2002年创作的聚焦冬宫的影片《俄罗斯方舟》(Russian Ark)之后,再次将摄像机聚焦博物馆。与追述了冬宫300余年历史的《俄罗斯方舟》不同,《德军占领的卢浮宫》的着眼点集中在1940年前后,即纳粹德国占领巴黎时期。影片的叙述方式打破了纪录片与故事片的界限,既有历史影像和文献,又有虚构的图景和片段,并由画外音带领观众在不同时空间穿梭。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 由路易斯-朵·德·兰切萨(Louis-Do de Lencquesaing)饰演的贾克·乔札(Jacques Jaujard)和由本杰明·乌策拉特(Benjamin Utzerath)饰演的纳粹军官弗朗茨·冯·沃夫-梅特涅(Franz Von Wolff-Metternich)

  以时任卢浮宫馆长的贾克·乔札(Jacques Jaujard)和纳粹军官弗朗茨·冯·沃夫-梅特涅(Franz Von Wolff-Metternich)的关系为主线,影片探讨了艺术和政治的关系,并深思博物馆对人类文明的重要性。

  空无一物的卢浮宫

  1940年6月,法军在德军的攻势下节节败退。法国政府决定放弃首都,宣布巴黎为不设防的城市。6月14日,当德军昂首进入巴黎时,巴黎已成空城。数百万巴黎人民背井离乡,而法国政府也迁往小镇维希,在那里建立了傀儡政权。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 纳粹来临之时,几乎空无一物的卢浮宫

  当纳粹军官梅特涅来到卢浮宫视察时,除了一些古典和中世纪的雕塑,卢浮宫几乎空无一物。那些艺术杰作就像流亡的巴黎人一样消散不见。时任卢浮宫馆长的乔札一手策划了藏品的秘密撤离。他的事迹在2014年被法国三台拍成纪录片《拯救了卢浮宫的人》(The Man Who Saved the Louvre)。1939年8月25日,预感到战争临近的乔札宣布卢浮宫闭馆3日进行维修。其间数百位员工和学生紧锣密鼓地将所有的画作从墙上取下,打包,装箱。包括救护车、卡车、出租车在内的203辆车装载着1862个木箱悄声驶向分散在法国各处的庄园。在庄园的地窖中,它们可以幸免于战火的摧残。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些作品究竟藏在何处。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包裹运输中的《米洛的维纳斯》(Vénus de Milo)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包裹运输中的《蒙娜丽莎》

  当时那些艺术品被根据重要程度进行分类:黄色的圆圈代表重要,绿色代表珍品,而红色代表举世无双的瑰宝。在藏有《蒙娜丽莎》的箱子上,赫然标记着3个鲜红的圆圈。《萨莫色雷斯的胜利女神》是最后一件被运走的藏品,就在它离开卢浮宫的当天,德军入侵波兰,二战就此爆发。而乔札的一位雇员——萝丝·瓦朗(Rose Valland)——也同时悄悄记录着纳粹从私人藏家手中掠夺的艺术品名录,并在二战结束后协助讨回了4万5千间作品。她的故事也在乔治·克鲁尼2014 年执导的电影《盟军夺宝队》(The Monuments Men)中呈现。

  徘徊在艺术与政治间

  乔札事后回忆,当梅特涅看到空空荡荡的卢浮宫时,似乎有如释重负之感。梅特涅受希特勒之托对法国的艺术和文物进行“保护”。然而借保护之名,纳粹高层也不掩让梅特涅借机将法国的艺术珍品运往德国的私心。梅特涅出生于德国一个贵族家庭。在为纳粹效力之前,他的身份是一位艺术史学者和修复专家。自1928年起,他就致力于莱茵河流域遗迹的保护。梅特涅并不是纳粹党员,成为纳粹军官实为历史洪流下个人处境的无奈,但他对艺术的热爱和信念却凌驾于政治的意识形态之上。他试图推脱并拖延希特勒、戈培尔和格林等人让他将法国艺术品运往德国的请求。当他在藏有卢浮宫馆藏的庄园里视察时,会指出湿度、温度等保存条件的不当,并派人将除湿机等设备运往那些庄园。乔札和梅特涅二者虽然彼此早已因艺术而在灵魂上互通,但政治却不得不让他们维持一定的距离。乔札虽然对梅特涅抱有信任,但在他身边时总是谨小慎微。在电影的一个片段中,悠闲地抽着烟的梅特涅打趣地问乔札,“为什么你总是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是不是因为我身着军服的缘故?”此情此景不免让人联想到导演让·雷诺阿的反战名作《大幻影》中德国长官文罗芬斯坦与法国飞行员波迪奥在狱中建立起的友谊。诸如国家和民族的分类似乎根本没有意义,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可以完全超越这些意识形态的壁垒。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 二战结束之后,《蒙娜丽莎》终于回到了巴黎卢浮宫

  卢浮宫没有一件藏品受到战火的损伤。当1945年欧洲重归平静之后,乔札不仅出面为梅特涅辩护使其免受战犯的审判,并当即请求戴高乐授予梅特涅法国荣誉军团勋章。

  战争与艺术

  我们也许会说,卢浮宫的珍品幸免于纳粹之手。但战争和艺术的关系远没有那么简单,而导演索科洛夫也在讲述卢浮宫历史的同时反思这一议题,并揭示它的复杂性。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 《德军占领的卢浮宫》电影剧照

  在影片中,拿破仑作为一个幽灵般的存在始终在卢浮宫内游荡。“这是我”,“这是我的加冕典礼”,他指着画中的自己,语气中满是傲慢,“而这些全是我带回来的”。的确,是拿破仑将这些艺术瑰宝一一带回法国,并一手将巴黎和卢浮宫打造成欧洲乃至世界文化的中心。但是,这璀璨的人类文明的殿堂却是由战争和杀戮所砌成。而法国的象征玛丽安娜则在坐在拿破仑身边,口中不停重复着“自由、平等、博爱”。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 《德军占领的卢浮宫》电影剧照

  “在卢浮宫,一切都是关于人类,人类的挣扎、爱恨、屠杀、忏悔、谎言与哭泣。 ”电影的画外音幽幽地说到。这不仅仅是卢浮宫内艺术品所不休止地描绘的主题,也同样是围绕着这些作品展开的人间的各种是非。拿破仑的掠夺和希特勒的区别何在?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 埃尔金大理石雕(Elgin Marbles)局部,埃尔金大理石雕是英国大使埃尔金勋爵从土耳其奥斯曼皇帝手中买得了一部分巴特农神庙石雕,肢解后运回英国。这些石雕最后卖给大英博物馆,很快成为该馆最珍贵的馆藏

  除了卢浮宫之外,其他博物馆也面临着这一两难的议题,比如大英博物馆。当博物馆一再拒绝希腊政府要求归还埃尔金大理石雕的请求,我们又该如何看待战争和艺术的关联,以及它们留下的历史遗产?“ 只有战争可以决定一件作品的归属 ,”画外音再次响起。

当艺术遭遇战争:索科洛夫新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

  ▲ 导演索科洛夫(右一)在电影《德军占领的卢浮宫》的拍摄现场

  “也许这座博物馆的价值远超整个法国。 ” 影片《德军占领的卢浮宫》既是导演索科洛夫对卢浮宫的颂歌,又是他对博物馆价值的探索。他在影片中发问“如果没有博物馆的话,我们会是谁?”博物馆不仅仅是一座收纳了艺术品的巨大容器,它也是文化、政治和历史的载体。在静谧的展馆内,在无言的绘画和雕塑前,上演的却是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不停歇地调和与冲撞。(撰文/赵文睿)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主编信箱:chinashj01@cydf.com    联系电话:010-80699906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21 中國書畫網有限公司 CHINA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NET LIMITED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