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艺术家动态 > 【雅斐访谈】——当代油画家崔治中

【雅斐访谈】——当代油画家崔治中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雅斐访谈】——当代油画家崔治中

 

  云间一点黄 60X80

  崔治中的作品给人最大的触动是存在于其中的某种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来源于一种从各种状态之间穿过的方式。画家不执着于一端,而是“执两用中”,以介于“虚”-“实”之间、“似”与“不似”之间、“在”与“不在”之间的方式呈现了生生不息的真实。

  

【雅斐访谈】——当代油画家崔治中

 

  雨霁 70X90

  “虚”-“实”之间:

  一方面,画面的氛围和质感不是通过确定轮廓然后加以填充来实现的,而是通过其中留出的空白来体现,(如《云花谣》);另一方面,画面中的人物在线条的簇拥下,在物象衬托下,显现出其存在,“虚中有实”(如《无声历史》)。我们从画面中辨识的事物(物象)恰恰是通过看不见的方式(留白)来表现,正如维蒂耶洛所说:“不可见是可见的本质,是最可见的本质。”(德里达:《宗教》)然而这种空白又是以实在(线条和色彩)的围绕而成为确定的存在。虚实相生之中,生命的流动由内而外地澄明而出。

  

【雅斐访谈】——当代油画家崔治中

 

  海草房四季 100x80

  “似”与“不似”之间:

  “似”是为了真实展现对象和自我感受。画家不是以造物主的身份去打碎自然、重造自然,因此不能舍弃“形”,但同时画家能掌握自然之道,捕捉天地神韵气势,从而舍弃表相而把握本质,即“不似”。无论是《心像》还是《烟云之间》都呈现出对物象的特殊把握——既有相似又非常不同。“不同”不是对立或者相反,而仅仅是差异。这样一来,就避免了欧洲学院派艺术只知摹仿的弊病,又避免了某些现代派艺术家物我对立的矛盾。

  

【雅斐访谈】——当代油画家崔治中

 

  海之意 80X80

  这种中间状态还避免了对物象的执着——太过于拘泥于物象的表达,就会忽略意蕴与意境的表现。正如文字的意义不在于字本身,而在于“字里行间”,“实有”正是通过“虚无”体现出来的,而“无”则是“有”之间的存在。

  

【雅斐访谈】——当代油画家崔治中

 

  热情的绿原 35X56

  “在”与“不在”之间:

  物象若有似无地显现出来,然而当观者专注地凝视的时候,又因为其轮廓的模糊而又似乎无法辨别其确定的存在。然而真正的个体性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流溢而出:“一个个体性既不是开端,也不是结尾,既不是本源,也不是目的;它总是在中间。”(德勒兹《游牧思想》P204)画家并未用确定的轮廓框定物象,但同时又不断通过丛生的线条来为物象划定范围,因此物象的边界并不是内外的割裂与对立,而是不断产生又不断湮没的生成性与流动式的展示。比如对人物的描绘,尤其是《邻家女孩》的人物存在的描绘就试图在挣脱轮廓之感。这种“在”是不断更改其边界的“在”,从而成为某种介于“在”与“不在”之间的状态。“生成总是在中间;只能在中间获得生成。”由此生成而不是摹仿,表现而不是再现的艺术创造才得以开始。

  

【雅斐访谈】——当代油画家崔治中

 

  山间云烟 70X90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中间的状态不能被静止地理解,“中间不是平均的;它是快速运动,是运动的绝对速度。” “中间”的状态不再追索极致也不走到极致的反面,而是不断变化,避开极端,从中间穿过,而只有在这种状态中,真正的“表现”才得以展开。

  

【雅斐访谈】——当代油画家崔治中

 

  小河边 90X70

  “彼是莫得其偶,谓之道枢。枢始得其环中,以应无穷”。(庄子《齐物论》)彼此两个方面都没有其对立的一面,这就是大道的枢纽。抓住了大道的枢纽也就抓住了事物的要害,从而顺应事物无穷无尽的变化。崔治中的作品摆脱了轮廓线的束缚,摆脱了对确定性的认同,穿越概念化的构成,以生成性的“间奏”方式使内在的生命动势绽出,延绵不息,无以断绝,这正是崔治中作品的夺人魅力所在。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