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当代书画 >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来源:艺术与设计 作者:JiangXue

  龙美术馆(西岸馆)将于2019年3月9日至5月5日呈现喻红大型个展“娑婆之境”。由杰罗姆·桑斯担任策展人,此次展览是对中国最受瞩目的女性艺术家之一喻红的作品全面深入的展示。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青春可以迷茫》,2018,布面丙烯,225x270厘米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重量》,2018,布面丙烯,250x300厘米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半百 No.9》,2018,布面丙烯,120x100厘米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半百 No.16》,2018,布面丙烯,100x90厘米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天上人间》,2018,布面丙烯,750x300厘米

  “她(喻红)的绘画语言堪称‘纪实虚构’,既没有丢弃一直以来所秉承的纪实性的具象语言,同时又将丰富的人物形象、刻划入微的物理质感、超现实的原始意象和梦幻般的元素并置,它们复杂而精美,但又能在匆匆一瞥后给观者留下长久的回思。”而“游园惊梦”系列被策展人评价为,具有“新的空间结构,那就是立体、交错、魔方式的建构,在人物与景象之间形成巨大的视觉错落,在‘此地’与‘彼处’的距离中形成反差,在纵向上拉开深度,在横向上形成错位。总之,她像一个戏剧导演,把画布当成了剧场,在其中安排她的一个个角色,而这些角色又是她心理的投射。正是在这样的一种戏剧化的编排中,喻红的绘画有了更鲜明的自我意识,营造了一种‘极端情境’,也展现了在图像时代将动态影像植入画面的实验,在这个意义上,喻红正在建构一种新的绘画方式。”作品《不负春光》,她从卢梭的绘画中获得灵感,描绘了像梦幻一样的场景,在此场景中的两个女主角,却是当下的网红形象。作品《百尺竿头》则构建了一个现实和超现实并行不悖的世界,三组各异的人物在同一个电线杆上占据不同的位置,以竖三联的形式并列起来,以写实的表象来传递超现实的结构和状态。作品《快照》首次将动物作为主要的描绘对象,并且颇具人的形态和气质——摆拍或拍照,喻红把人的形象剥离地更远,却与她所创造的“游园惊梦”更加贴近。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喻红:将自我投影于画布之上

《游园惊梦》

八联大画 920x500cm 创作于2015年

  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国内的当代艺术圈政治波普和玩世现实主义大行其道,但是喻红在创作上反而而更关注周遭年轻人的生活和内心体验,她描绘了一批在单色背景下,形态各异的年轻人形象,被称为“新生代艺术家”;到1999年开始创作“目击成长”系列,喻红将自画像式的系列油画与现成的史实图像组合放置——她从一个初探者的阶段转入与时代共振的阶段;到了创作形式感强烈的史诗性“金色”系列(2008-2011)的阶段,画面结构更进一步地体现出艺术家对中国传统绘画、敦煌、克孜尔千佛洞壁画以及西方传统绘画的持续性钻研,所勾连的时间和空间更加广大和深远;到“喻红:忧云”(长征空间,2013),她从对个体形象的关注,转向更加内在的,对人情感和处境的关心;“喻红:平行世界”(苏州博物馆,2015)里,喻红则将现实及人物带入到超越时空的领域中,直到此次“游园惊梦”,喻红在一步步拓阔艺术创作范畴的同时,苦心孤诣于以艺术创作的方式来观察作为本质的人群和个体,她的这种内外交替的创作方式被策展人称作“一种自我游历”,“是外部世界与她心灵碰撞而生成的机遇,而‘惊梦’更是一种觉醒,是她的自我心灵与现实世界之间所产生的‘秘响回通’。”

  总之,她像一个戏剧导演,把画布当成了剧场,在其中安排她的一个个角色,而这些角色又是她心理的投射。正是在这样的一种戏剧化的编排中,喻红的绘画有了更鲜明的自我意识,营造了一种‘极端情境’,也展现了在图像时代将动态影像植入画面的实验,在这个意义上,喻红正在建构一种新的绘画方式。”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