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当代书画 > 1930年代吴湖帆的画为什么被“末脚请进门,头脚踢出门”

1930年代吴湖帆的画为什么被“末脚请进门,头脚踢出门”

来源:中国书画网 作者:admin

  编者按:8月27日上午,“三吴一冯”与“海上四家”——《近代海上画坛五人》新书座谈会在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元济讲堂举办。

  “三吴一冯”是指吴湖帆、吴待秋、吴子深与冯超然这四位现代画坛大家,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饮誉画坛,风靡大江南北,成为上海画坛的标志性人物,是海派绘画的主流,也是传统绘画时尚化的代表。

  “海上四家”则指的是吴湖帆、冯超然、吴待秋和赵叔孺。“三吴一冯“与“海上四家”合起来就是“近代海上画坛五人”。

  由海上书画名家冯超然长孙冯天虬所著的《近代海上画坛五人》近日出版,全面介绍了“三吴一冯“与“海上四家” 的艺事,以亲历亲闻、实物相征、言必有据、发人未详的写作态度,完成的一部崇尚细节、讲求生动、趣味横生的“谈艺录”。以下为其中选篇。

  

1930年代吴湖帆的画为什么被“末脚请进门,头脚踢出门”

 

  “三吴一冯”与“海上四家”——《近代海上画坛五人》新书座谈会现场

  吴昌硕自1911年定居海上直至1927年逝世,一直是海派书画坛巨擘。他病故后,海上画坛开始了艺术风格多元并起的新时期。自1930年代起,新崛起的海派书画群体有鲜明的艺术特征,即是开始以山水画业为主且风格多样,其中的代表人物有吴湖帆、张大千、冯超然、黄宾虹、贺天健、郑午昌、刘海粟、吴待秋等。

  吴湖帆从1924年寓居沪上,他的山水画笔墨色彩和特有的书画收藏鉴赏水平,名扬海上艺坛毋庸置疑;吴待秋的花卉,不但孕含吴昌硕笔墨的金石味,还多以自己笔下的四王山水作陪衬,故比吴昌硕的“纯花卉”画更耐看;冯超然除熔南北宗于一炉的山水画饮誉海上外,更以出众的人物仕女画独步画坛;而与吴昌硕篆刻并称一时瑜亮的赵叔孺,画马技法精湛,海上无出其右。故当年吴湖帆的山水,冯超然的人物,吴待秋的花卉,赵叔孺的骏马,一直是以“海上四家”著称。陈巨来曾在《安持人物琐忆》一书中说这四家声望最高,收入最丰,当时号称“四大金刚”。陈巨老“四大金刚”之称号如有讲笑话成分的话,民国年间的“海上四家”确是四人的美誉。

  

1930年代吴湖帆的画为什么被“末脚请进门,头脚踢出门”

 

  

1930年代吴湖帆的画为什么被“末脚请进门,头脚踢出门”

 

  

1930年代吴湖帆的画为什么被“末脚请进门,头脚踢出门”

 

  

1930年代吴湖帆的画为什么被“末脚请进门,头脚踢出门”

 

  “海上四家”吴湖帆的山水,冯超然的人物, 吴待秋的花卉和赵叔孺的马。

  随着海上诗、书、画一体的文人画传统逐年延续和发展,令文人山水传统画的蓬勃生机随着时代的演进而重新崛起。吴湖帆、冯超然、吴待秋和吴子深的画名,1930年代末便自然而然地随着求画者的需求而高涨,最后成为“三吴一冯”这样一个特定的艺术术语。他们的山水画虽然风格各异,但具有共同的艺术特色:秉承传统优势,作品似古实新,善于将诗、书、画一体的文人画传统延续下去。

  

1930年代吴湖帆的画为什么被“末脚请进门,头脚踢出门”

 

  “三吴一冯”的梅兰竹菊册页画

  现看1930年“三吴一冯”的润格:

  吴湖帆的润格是:立幅3尺90元,4尺160元,5尺250元,6尺360元。屏条3尺80元,4尺120元,5尺160元,6尺200元。册页每页24元,折扇32元。

  吴待秋同一年的润格是:堂幅3尺72元、4尺108元、5尺132元、6尺168元。册页每页30元、扇面28元。

  冯超然同一年的润格是:堂幅3尺80元、4尺100元、5尺140元、6尺240元。折扇30元。人物同例,仕女加倍。

  吴子深成名稍晚于“三吴一冯”中的其他三人,1930年未来上海,尚未读到他的同年画价,但他在1934年的润格是:堂幅3尺80元、4尺140元、5尺200元、6尺300元。

  当年像鲁迅、郁达夫、茅盾、沈从文等一流作家的平均月稿酬是400元左右,一个普通市民家庭的月开销在50元左右。

  从这些对比来看,名画家的收入是相当富足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们的画一般都是社会富裕阶层所购。“三吴一冯”的画名最后风靡于江南,上海艺坛更是几乎无人不晓。

  旧上海20世纪初开始就成为中国的经济文化中心,成为中国与西方经济文化的交融地。这个城市,既有灯红酒绿的十里洋场,也有箪食瓢饮的贫困街区;既经常有生意的发迹和兴隆,也不断见生意的破产和倒闭。在这种特有的上海滩经济市场中,“海上四家”“三吴一冯”之画乃是“末进先出”的交易品了。此话怎讲?因为既有不少有钱的江南地方人在战乱时纷纷移居上海延续生意,也有不少上海本地人在上海经营生意发达了起来,这些人家中金银财宝、绫罗绸缎和家具装潢样样俱全,堪称穷奢极侈,但总觉得“高”而不“雅”,好似缺少了点文化气息。为了附庸风雅,就要买档次高的书画来布置厅室。当时“海上四家”“三吴一冯”的画名最高,当然要买他们的画,那样他们的画就是家中“末脚进来”的财物了。但是,上海滩生意竞争激励,大鱼吃小鱼事件时有发生,经营不慎者、特别是那些趁日寇侵华之机发国难财的根本不懂得理财,最终倒闭破产。那些人为求生存,生活必需品当然不得不保证,家产中的多馀财物可以变卖,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将挂于墙上的名画卖出,或者干脆直接将它们用来抵债。因为“海上四家”“三吴一冯”之画价是逐年升高的,卖出价肯定高于买入价,故他们的画又变为头一个踢出家门的物件了。本来的书画艺术品,现变成了往返折腾的“买卖交易品”,听来令人发笑。

  “海上四家”“三吴一冯”对这些情况清楚得很。他们对赞赏他们画之话语不屑一顾,常对朋友们说他们的画的雅号乃是“末脚请进门,头脚踢出门”。住在吴湖帆楼下的吴湖帆义子许兰台在他的回忆文中提及,起先他对于吴湖帆所说“三吴一冯”画“末进先出”之语大惑不解,经吴湖帆一解释方然领悟,原来“三吴一冯”等名家之画在上海滩的经济市场中,已经成为暴发户和倒闭户商品交易的物件了。

  

1930年代吴湖帆的画为什么被“末脚请进门,头脚踢出门”

 

  本文原题为《“三吴一冯”画润格与保值》,选自冯天虬《近代海上画坛五人》(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经出版社授权转载。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主编信箱:chinashj01@cydf.com    联系电话:010-80699906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21 中國書畫網有限公司 CHINA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NET LIMITED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