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当代书画 > 相关文章 >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来源:中国书画网 作者:admin

  前不久在新疆麦盖提举行的2016院士春秋论主题邀请了院士与艺术家进行对话。来自中国科学院、工程院的十多位院士与上海艺术家在考察了素有“刀郎之乡”的新疆麦盖提的沙漠防沙林、胡杨林、刀郎农民画、刀郎木卡姆艺术后,就艺术、科学、人文与自然等话题进行了跨界交流研讨。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刀郎农民画家绘制农民画

  科学和艺术在很多人眼里好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然而前不久身兼艺术家与工程师科学家的达·芬奇的60幅手绘真迹在中国展出,选择的正是理工科氛围浓厚的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正如法国作家福楼拜所言:“越往前走,艺术越要科学化。同时科学也要艺术化,两者从山麓分手,回头又在山顶汇合。”

  几乎在清华大学达·芬奇手稿展出的同时,另一研讨艺术与科学关系的2016院士春秋论坛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麦盖提县举行,来自中国科学院、工程院的十多位院士与上海艺术家在考察了素有“刀郎之乡”的新疆麦盖提的沙漠防沙林、胡杨林、刀郎湖及刀郎农民画、刀郎木卡姆艺术后,就艺术、科学、人文与自然等话题进行了跨界交流研讨。

  毛时安

  知名评论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科学和艺术在很多人眼里好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情,其实科学和艺术是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比方说诗人屈原写过一首《天问》,他是文学家也喜欢艺术,他有很多关于宇宙、人生、自然的问题,这些问题至今有些还没有解决。对于从事艺术的我们来说,也深深受到科学的感染,就我个人来说,我中学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叫《科学家畅谈21世纪》,当时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所以说我这辈子虽然从事文艺而未从事科学,但是我对科学充满了极其浓烈的兴趣。这两天我看了一本书叫《七堂极简物理课》,讲天体宇宙,讲我们微观世界量子结构等等,所以我想科学和艺术不是绝缘的,而且我们很多科学家本身都是非常喜欢艺术的,比方说“三钱”钱学森、钱伟长、钱三强,他们都对艺术充满了兴趣。钱学森同志本身就研究过贝多芬的音乐,自己还是小提琴手和美国艺术家协会会员,后“二钱”也对艺术有浓厚的兴趣,钱伟长在上海大学做校长时就专门成立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科学当中有很多艺术的元素,比方说科学公式的简洁对称,包括微观世界、宏观世界抽象的结构都给我们很多启发。

  戴尅戎

  中国工程院院士、骨科学和骨科生物力学专家

  在世界历史中,延续数千年从不中断的只有中国文化。文化发展的大纲里面,有艺术,有科学。几年以前我曾经做过一次翻译,当时我们组织了一个华裔科学家科学论坛,是面向全世界的,请了一个美国的律师给我们介绍章程,我们章程里面第一条就是向全世界的各国朋友传授艺术,怎么会讲传授技术是艺术呢?当时翻译是我来翻译的,就是说在国外他们把技术看成艺术,任何一个技术说到底就是艺术。艺术和技术的密切结合,刀郎地区就是一个榜样,比如在沙漠的边缘跟沙漠比赛,是沙进人退,还是人进沙退,我现场看了防沙林感觉非常震撼,几千亩上万亩的沙地都种上树,没有技术行吗?但所有的技术不断的发展最终连成一串,它就变成了一个艺术,求艺先是求技,然后才是求艺,最后求道。

  陈家泠

  上海中国画院兼职画师、上大美院教授

  我多次来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与叶尔羌河畔的麦盖提。我用这里的题材创作了两幅画《胡杨林》与《刀郎花》,这两幅画我是为这个会议用一个月时间创作出来的,能顺利创作出来是因为我对麦盖提的热爱,有创作激情,想要抒发——这次如此多的科学家和艺术家坐在这里就是一个象征,进行零距离接触对话,让科学家认识艺术家,也让艺术家认识科学家,这是第一次。我有很大的感触,为什么呢?中华民族在这一百年来饱受欺凌,被人看不起,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科学落后,我们的艺术文化没有新的展现。这次我觉得来麦盖提有两个方面的感受,那就是我们的艺术家创作的中国画,是洋为中用,我们的科学家掌握西方科学是古为今用,这两方面队伍的结合,产生了新的时代面貌。就像桃子一样,“毛桃”只有经过嫁接才能变成“水蜜桃”,品质优良的桃子要交流要嫁接,最后才能转化成新的能量、新的品种,这个新的能量、新的品种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现实的状况。在这里我要感谢科学,我在近十年中跑遍了三山五岳四圣地,画了很多画,大家已经看到这就是我已经充分享受了飞机高铁等科技成果带来的便捷,可以说是科学创造了我的艺术,如果我不是享受这个时代的科学发展,不是享受了这个时代的科学成果,我哪里可以画出这么多画!如果我没有享受现代的科学成果,退后几百年画这些画起码要画250年,古人如要画这两张画,几乎是不可能到新疆,更到不了麦盖提。如果真的能来麦盖提,他穷一生之力也只能画一次画。所以我们今天能够有这样的艺术创作,看到这么多东西,得益于科学的进步。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陈家泠《千年胡杨林》

  刘宝镛

  中国科学院院士、导弹总体设计专家

  来到这里我有很深的体会。刀郎精神的本质主要是克服困难,与自然斗争,不断取得发展,比如:沙漠里的胡杨树,生存环境差就生长得慢,遇到好的生存环境就生长得快。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也是一样的,我们也是在最困难的条件下,相当于用刀郎精神在奋斗,比如我们的人造卫星,美国的第一颗人造卫星8.22公斤,日本的9.4公斤,但是我们中国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卫星是173公斤,想一想当时我们国家还很落后、很穷,但是我们就有这个决心,所以还是要继承弘扬刀郎精神。第二艺术家和科学家是非常密切的,好的艺术家是宏观的,讲历史的,作品一定是对历史的诠释;科学家讲客观,从科学的角度出发更科学、更完善,比如原子结构图如此美丽,又符合真正的客观规律。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沙漠里的胡杨树

  朱新昌

  上海中国画院画师

  我从小曾有过当科学家的“梦”,后来因为十年“文革”而中断。今天我能和这么多院士坐在一起,也算是圆了我少年时代的一个“梦”。我的科学家“梦”没有实现,以后成为了一个画家。我认为科学和艺术是互通的,科学是具象的艺术,艺术是抽象的科学。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朱新昌《维吾尔舞蹈》

  盖钧镒

  中国工程院院士、作物遗传育种学家

  这次论坛的宗旨是科学、艺术、自然、和谐,在麦盖提,既看到人民战胜自然治理沙漠的感人场景,感受到麦盖提战天斗地的精神,又有艺术的享受,看到大自然的杰作,千姿百态的胡杨、红柳以及沙漠中的人造森林。

  最近我们正在研究中国的耕地,怎样才能支撑我们国家必需的农副产品的生产。中国的耕地不够需要扩展。如何扩展?靠科学技术来实现。我们有60亿亩草原,能不能利用?当然可以。我们还有这么大的沙漠,比如塔克拉玛干沙漠33万平方公里,换算后大概有4至5亿亩地,如何开发利用呢?来这之前我曾到宁夏附近的腾格里沙漠,那里对沙漠开发的思路和麦盖提不一样,那里主要发展光伏产业,但麦盖提实施的是一百万亩防风固沙植树造林计划——这是一种精神,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当地写生

  王恩多

  中国科学院院士,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家

  麦盖提很多方面是得天独厚的,比如水土光热。一般在沙漠边缘,很少能看到有这么多的水,比如星罗棋布的刀郎湖、美丽的叶尔羌河,这是在沙漠边缘都很难看到的景象。刀郎文化也是世界独一无二的,非常独特,是被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一种文化。我觉得刀郎文化里面既有科学、又有艺术,我们第一天去看广场舞,就连一年级的小娃娃都会跳舞,非常协调,舞姿非常优美,这是他们的舞蹈天赋,是一生巨大的文化艺术财富。我观看了舞剧《永恒的刀郎》,他们的舞蹈艺术水平也是非常高的。麦盖提的刀郎农民画也是非常有特色的,他们把日常生活、喜怒哀乐都表达在画里面,用画来表达这种感情,这种文化也是非常非常独特的。“科学、文化、艺术”其实是相辅相成的,很多科学家也是艺术家。中国的第一部小提琴曲《行路难》,据我所知是地质学家李四光先生作曲的,还有爱因斯坦也是非常优秀的小提琴手,所以艺术和科学是密不可分的。我记得我刚到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生化细胞所,我在做一个提纯蛋白质并且要达到结晶实验时,我们的老所长曹天钦先生曾对我说:“得到一个蛋白质的结晶不是技术而是艺术,你要掌握这个艺术并不是这么简单的”。后来当我拿到蛋白质的结晶,放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看到结晶,一颗一颗像钻石一样晶莹剔透,我很激动,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鲍莺《麦盖提红枣》

  沈学础

  中国科学院院士,物理学家

  十多年前,在上海科学艺术界举行联谊活动时,我和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曾一起探讨科学和艺术有什么相通的地方,当时我们的体会是:在描述揭示大自然的美和和谐方面,科学和艺术是心有灵犀的,比如胡杨树,千年胡杨树这个话题是抽象出来的,树干都是千年胡杨,叶子是黄色的,成片的,但沙漠中胡杨精神的伟大,也是我们刀郎人的精神所在。科学描绘与揭示自然的美,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积累的,从多年大量的科学研究之后,才能看到贯穿始终的科学内涵,这个内涵是非常美的,所以我们看到科学和艺术在揭示描绘大自然的美和和谐方面确实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科学和艺术到今天为止,揭示大自然的美和和谐过程中,我们个人能做的实际上是真正的沧海一粟,所以做人做学问和从事艺术需要非常的谦卑,谦卑再谦卑,这样才对得起我们伟大的大自然的美和和谐,也是我们做人应该有的基本的品质。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顾村言《维吾尔老人》(局部)

  汪家芳

  上海中国画院兼职画师

  这次来到麦盖提世界和平公园刀郎文化中心与从小就崇敬的科学家零距离接触,以前我是从《十万个为什么》书本里开始了解到科学问题,没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和科学家面对面进行交流。科学家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们改变了有些自然,促使社会进步发展。科学家伟大的精神是一代代传承,一代代研究,画家呢,通过几十年的刻苦努力与不断积累,创作了一些美术作品,通过手笔传递给观众的是一种美,一种愉悦。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汪家芳速写

  赵煦

  中国工程院院士、无人驾驶飞机专家

  科学与艺术追求的是真和美,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苹果自由落体,这是牛顿花了20年的时间发现的,现在,小孩子都知道苹果自由落体是因为万有引力,之前发现万有引力却非常不容易。所以说,科学追求的是真,只有坚持真的,科学才能快速发展。

  目前,中国的科学技术实力和美国相差较大,比如:中国搞原子弹取样,当时取样都是靠飞行员驾驶飞机直接去取样,很多飞行员因此得了放射性疾病,就是因为我们当时没有无人机。现在就不同了,我们的无人机在世界上都有一定地位。现在再进行危险取样时,就可以用无人机,科研速度也会加快,也减少了不必要的损失。举上面的例子就是想说明,科学是真,科学是艺术,艺术给我们很多灵感,也给我们很多美感。

  何曦

  上海中国画院画师

  中国画和科学有很大的关系。今天我们在博物馆可以看到许多陈列的彩陶、青铜器等展品,它说明艺术和科学是在生活中发展的,是通过一定的媒介传承的。在古代,古人先制作了土陶,在土陶上画图,再后来,出现了青铜器,人们在青铜器上面雕刻花纹和文字,艺术水准就相对较高了。随着织造技术的进步,有了帛画。宣纸的出现,中国画的载体就更完善了,各种绘画艺术进步就更快了。所以说,中国画和科学技术紧紧相连。我想只有懂得科学技术的艺术家才能与时俱进,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文艺复兴时期的达·芬奇既是一个艺术家,也是一个科学家。米开朗琪罗是个雕塑家,但他同时也是一个建筑学家。

  这几天,我去拍摄葵花,几次拍摄的效果都不理想,原因就在于拍摄时我只站在路旁俯视那片葵花地。后来我钻进了葵花地,用仰视的角度去拍,拍出了一组昂扬生机的葵花园来。我想我们艺术家也只有放下身段,才能创作出接地气的生机勃勃的作品来。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何曦摄影《新疆麦盖提葵园》

  孙承纬

  中国工程院院士,爆炸力学专家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西边,麦盖提这个由河流冲击出的绿洲地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经济繁荣,社会稳定,在整个大西北,在这种环境下,这样的现状还是比较少的。我对音乐家、美术家、书法都充满了敬意。艺术是一种抽象的美,数学(科学)则是一种逻辑思维。两者相互联系,有很神妙的关系,很难简单地讲清楚,但两者的联系则无法避免。

  丁筱芳

  上海中国画院画师

  我从小直到现在都很崇敬科学家。科学和艺术是密切相关的,我比较喜欢兵器方面的内容,创作了许多与之有关的作品,如《水浒传108将》等,现在的科技产品越来越注重艺术性,注重设计,比如手机,所以好的东西,到了一定阶段都会追求美,追求艺术。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刀郎农民画创作

  延伸阅读:刀郎农民画

  9月中旬,麦盖提县库木库萨尔乡的“刀郎画乡”展览馆前,阳光下,每天都可以看见十多位当地农民在空地上支起一排画板,埋头作画。在这些农民的笔下,无论是骑驴的老汉,跳舞的姑娘,沙漠、山丘,胡杨林……赤橙黄绿青蓝紫,一切无不让人赏心悦目。刀郎农民画是新疆麦盖提刀郎文化的一个主要元素。起源于十九世纪中叶,据史料记载,瑞典大探险家斯文·赫定由西向东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从该县一村庄启程,随行向导艾买尔·司迪克不识字,就用图案记录下一路所见所闻。后经其子孙进行整理形成探险日记资料。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通过绘画记事、抒情的办法,被不识字的农牧民作为日常书信交流的方式广泛流传。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艾尔肯•司衣提农民画作品

  刀郎农民画源于生活、反映生活,作品多运用夸张的手法,构思奇特、风格随意、寓意深邃、极富艺术想象力。画作多是表现日常生活场景的,从耕作、放牧、植树、担水、收获,到斗鸡(羊)、歌舞、婚礼、赶巴扎等,画面中的刀郎羊、刀郎木卡姆、刀郎麦西热甫,是当地所特有的。热合曼是当地名气很响的农民画家,画作《歌唱比赛》曾在巴黎国际画展上获奖。他先后带出了70多名徒弟,3个儿子也喜欢画画。通过画作出售、连环画版税、为周边乡镇画宣传墙等,这些收入每年达数万元。他说: “我的画完全靠想象,喜欢画什么就画什么,想用什么颜色就用什么颜色。现在,我基本上两三天画一幅,就像呼吸一样,不画不自在。”

  目前,库木库萨尔乡有知名画师80余人,乡里能独立创作的农民画师有51人,而在麦盖提全县,农民画爱好者已达2000多人,坚持长期创作的有300多人,其中骨干有80多人。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古丽尼沙•买海提农民画作品

  延伸阅读:刀郎木卡姆

  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南部的麦盖提县,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边缘、毗邻叶尔羌河中游,数百年来,自称“刀郎”的族群在这片绿洲上繁衍生息,孕育出了独特的刀郎文化。

  “木卡姆”,为阿拉伯语,意为规范、聚会等意,它源于西域土著民族文化。刀郎木卡姆是一种融歌、舞、乐为一体的民间综合表演艺术。每套刀郎木卡姆都由“木凯迪满”、“且克脱曼”、“赛乃姆”、“赛勒凯斯”、“色利尔玛”五部分组成,为前缀有散板序唱的不同节拍、节奏的歌舞套曲。刀郎木卡姆是刀郎文化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刀郎木卡姆”是维吾尔木卡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与“十二木卡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据民间艺人介绍,原来应有12部,但现在仅能搜集到9部,麦盖提、巴楚、阿瓦提三县间流传的各部“刀郎木卡姆”的名称和顺序有同有异。

  

院士对话艺术家,艺术与科学并非风马牛不相及

 

  刀郎木卡姆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