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收索: 秋拍 拍卖 收藏 当代艺术

中国书画网 > 当代书画 > 书法 > 沈鹏先生草书境界与美学思想

沈鹏先生草书境界与美学思想

来源:未知 作者:王岳川

  沈鹏先生的草书有着独特个性,体现了他在书法在守正创新上收获颇丰。沈先生曾提出“中国书法可持续发展”,并长期思考中国书法未来走向问题,提出了一些有建设性意义的书法文化发展的课题,值得书法界学术界重视。

  近年来,书法国际性或国际书法交流中的中国书法传统与创新问题,引起了普遍地关注。中国书法家用母语文字书写,如今似乎不能对汉字有全新体认,而东亚其他国家书法家的汉字书写,有与我们有不尽相同的审美体验,彼此正好可以互相参照。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韩国日本经历过一个“去中国化”的时期,现在看来,“非汉字化”对他们的文化交流产生了负面影响,所以开始恢复一些常用汉字,在文化上也重新关注崛起的中国文化。自此意义上看沈鹏先生主张的《中国书法发展纲要》,无疑对中国书法文字意义的揭示,对中国书法国际文化交流的推进,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从历史发展看,中国是书法“原创国”,书法的“淡出”是传统文化遭遇危机的文化表征,这会使书法在大文化圈中逐渐缺乏凝聚力。书法是海内外华人中具有深刻文化意义和文化凝聚力。可以说,书法的兴衰关系到海内外华人的文化凝聚力和母语认同的问题。书法文化还关系到国家“文化安全”,因为“全盘西化”正在全面抹煞各个国家的文化差异,使得国民文化衰颓而逐渐美国化。中国作为可以和美国平等对话的崛起的大国,更需要文化精神的坚实支撑。

  现代人不乏内在焦虑导致的精神生态失衡,而书法家大多长寿而精神生态平衡,因为写书法要凝神静气,心中平和而气象和谐。书法对于平衡人的精神生态有不可或缺的意义,这一点在《书法发展纲要》中有重要的阐释,其书法美学和书法文化思想应该在书法界传播,让尽可能多的人理解欣赏书法之美。懂得什么是好的书法,什么是不好的书法,什么是高雅的书法,什么是低俗的书法。

  沈先生提出了“高雅书法”与“低俗书法”的区分,我认为很有意义。高雅书法具有的美学原则使其既具有经典传承性又具有广泛欣赏性。现代派、后现代派可能会使大众对书法产生误解。比如曾经在好几个展厅展出的“非汉字书法”,以及“书法行为艺术”等,大众看后不理解。那些墨汁浇裸身的行为艺术,使老百姓觉得当今书法的“西化化”很厉害,变成“怪力乱神”的西化形式,人们反倒不喜欢书法了。而高雅书法独有的创意使得书法家在创作书法时,总是努力使字法章法更合乎艺术辩证法。其中有阴阳、强弱、粗细、枯润等对比变化深藏中国文化辩证精神。

  对草书情有独钟,使得沈先生近年来大力张扬狂草精神。他曾说:“草体运动感很强,书写时减损笔画,多纠连,字与字间、行与行间打破简单的整齐一律,草体的笔画将提顿、缓急、轻重、干湿、浓淡等发挥到极致。在各种书体当中,草书最能表现书写者的个性,所以前人曾有‘观人于书,莫如观其行草’的说法”。草书发展了两千多年,但不能说已经达到顶峰,当代文化精神、审美观念以及国外艺术流派,会影响今天书法的形态风貌,我们有责任把当代草书推向一个新的境界。

  其实,今人和古人在对草书的态度上有些区别,古人创作时的非功利状态和精神的彻底灵虚解放,使其创作时充满真正的激情和生命力的表达,而今人则多了些功利目的和难为人知的欲望潜意识。我以为,今人需要更多的哲思悟性,更多的精神澄明状态,更多的技法领悟,才能具有真正的草书书写的精神存在性。沈鹏先生认为:写狂草不容易,但要有人敢于涉足,越是狂放不羁的草书,越严格受制于自身法则。当前写草书者颇不乏人,而进入狂草者甚少,因为狂草难度大,不仅写好楷书、行书不足以尽狂草的基本功,而且甚至写好一般草书要进入狂草也还要有一个质变的过程。狂草有其自身的规律性,狂草要有更高的创造力,其重要特点也是难点之一,是要打破“行”与“列”的界限,在不损害字体规范化的前提下使字的结构变形,上下覆盖,左右通达,实现有限范围内的无穷变化。它不是简单的一般草书的扩充。

  在我看来,这种对大气盘旋的狂草的呼唤,体现了沈鹏先生的大草书美学精神,这种行间行气的左右摆动或者打破行列界限的做法,在书写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爽快和心手双畅精神通达。可以说,只有狂草的风卷残云和以神遇而不以目视,才会使人有庄子的解衣盘膊的大气盘旋的解放感。

  沈先生认为,草书变化多端,追本溯源仍在“一画”。把笔法置于书法艺术的首位,并不贬低结体的重要性,然而结体的价值只有在笔法的主导下才得以充分发挥。草书作为传递信息的功能已弱化到最低限度,而书法的艺术性、创造性却达到了极致。这一点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无论书法家们创作草书还是人们欣赏草书,“认字”已不是最主要的目的。书法家从事的创作活动,已非一般意义上的“写字”,而是真正的“创造”。艺术家通过草书创作抒情达意,表现心灵深处最强烈的感悟,来反映人文精神,展示时代风貌。我注意到,沈先生写草书似乎每一笔都有一些另类趣味裹夹在线条里边。一般人写字一笔顺着就下去,沈鹏草书总是向相反的方向发点力,使得笔画走向有些“倔劲”在其中。其字似乎总在倔拗着。可见草书用笔与人的内在禀性相关,正如孙过庭《书谱》所说:“质直者则径侹不遒;刚佷者又倔强无润;矜敛者弊于拘束;脱易者失于规矩;温柔者伤于软缓,躁勇者过于剽迫;狐疑者溺于滞涩;迟重者终于蹇钝;轻琐者淬于俗吏。斯皆独行之士,偏玩所乖。”这可谓内在修为与外在线条有一种“异形同构”的联系。这导致了沈鹏先生杂取多家而草书自成一体,但我感到其字中于右任的影子更多一些。

  从沈鹏的草书中,分明可以感到写草书是一种生命的投射。草书因为有笔法使转、减损笔画、行间互涉、欹正藏露等要求,将书写中的用笔轻重缓急和墨法干湿浓淡等艺术性发挥到极致,因此,需要相当的内在功力,这当然需要很高的掌控能力,并使的书法创造的生命喷发状态,才能出神入化。

  中国书法界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很多人写书法,内容都是别人的诗文,这和沈鹏自己创作诗词相区别。沈鹏长期以来书写自作诗文。古人很少抄别人的诗,不管是王羲之、王献之,还是苏东坡,都是写自己的诗文。当代人由于文化素养不够,对诗词平仄不太懂,文字不典雅,格律不精通,所以只好用别人的书法内容。其实,格律只是创作的一个基本要求,诗人有时也可以突破格律进行创作。近读沈鹏的一首七律:“玉兰初绽小桃红,出阁讶知春意浓。闲话懒听甘闭塞,旧装厚裹欠玲珑。无分巨细身添累,不识方圆路固穷!往事劳劳畸变少,诗书言志后臻工。”这首诗写得很有趣味。有点像启功写自己三两事的那种在自我调侃中自得其乐,透露出对世事看得通透后的平淡。我感到在今天读诗的人比较少的情况下,沈鹏还坚持写诗,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事情。现在写诗填词的人越来越少,有时候感到文化悲哀,传统文化的精华在日渐淡去。古代文人要求“琴棋书画”,诗文作为底子,是自在其中了。

  我注意到,沈鹏先生还提出书法“原创力”的语境。我认为,在全球化语境中“书法原创力”的提出,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有中更好。书法原创力坚持在全方位传承传统精华的基础上,解放思想,将人类一切美好的东西加以整合,在此基础上提出高于并超越前人的书法观念、书法形态、书法创作技法、书法推行方式。一切走捷径的走旁门左道的,比矮的(低于前人)的书法,都是不可取的,也是打着创新的旗号,做的败坏创新的事情。我认为“原创力”很重要,它不是因袭的、挪用的,这是对二十世纪“文化拿来主义”的一种反思;它是真正的“创”,“创”是一种激发状态、高峰体验,需要集中生命精力去独创的;“原创力”的“力”是一种文化生产力,关涉到中国形象的建构。

  书法原创力要求书法家自身有文化自律。这个“自律”不是去“炒作”,不是天天盯着市场,相反重在人生修为、琢磨经典,然后进行创新。这种创新可能一时不被人理解,有一个接受时间过程,多少年后人家才知道其价值。可以说,大众的趣味是靠精英纯粹性慢慢提升的,这过程中,精英也获得民间的能量并充满活力。民众到了一定程度才体会到精英提升的重要性。就书法而言,一些过于怪的字或者过于人为的东西也会随时间慢慢消沉下去,因为有书法真正的高度存在。

  就书法文化发展而言,沈先生认为书法书写的内容要扩大,书法在人文思想方面的问题比较大。人文思想的缺失多表现为书法本体的失落,书法丧失自我而成为别的什么,社会上的功名利禄对书法影响颇大。应该坚持书法本体的思路。如果要说书法“可持续发展”的话,坚持书法本体是最重要的。书法的人文内容要书法家不仅仅显示自己的技巧,而是要对各种文化现象有深入思考,对各种艺术有爱好,这样整合艺术文化精神修为就会在书法创造中留下深度文化的痕迹。

  晚年的沈鹏先生担任了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顾问,还参与了国家画院“书法精英班”的教学工作,他力求对国内的书法精兵强将加以选择培养,从而逐渐形成一支年轻有为的书法队伍。相信通过先生的不懈努力,一定会在书法新思想,书法新创作,书法新教育,书法新的国际眼光方面有新的拓展,从而逐渐成为当今中国一种有新意的书法文化新美学原则。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