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收索: 秋拍 拍卖 当代艺术 收藏

中国书画网 > 当代书画 > 国画 >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来源:广东美术馆 作者:中国书画网编辑部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作品展7号空间·广东美术馆青年艺术家学术提名展 第十五回)
开幕式:2020年8月21日下午3:00
展览时间:2020年8月21日—9月12日
展览地点:广东美术馆7号厅
总 策 划:王绍强  策 展 人:盛 葳

      杜松儒生于天津一个艺术世家,1997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版画专业,1998年赴日本入读京都精华大学版画大学院,师从艺术大家黑崎彰,2002年毕业获硕士学位。杜松儒的版画和中国画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展览,曾获第17届全国版画展优秀奖、日本KYOTO 2000版画展新人奖、日本2001京展金奖等重要奖项,并被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等多家博物馆和艺术机构收藏。
 
      杜松儒对东方和西方的艺术均有深入的研究和独到的见解,并在此基础上融汇贯通、自成一格。他早期的艺术聚焦于形式和色彩的激昂交响,后结合中国画水、墨、色的材料特性,发展出一种融合中西的新艺术方式。近些年,他开始使用大面积的深重色彩铺陈画面,寻求其中丰富多样的变化,在明与暗、深与浅、轻与重之间构筑巧妙平衡,并由此累积出精神的厚度。
 
      本次展览由《美术》杂志编审、副主编盛葳博士策划,展出杜松儒近20年来创作的水印木刻和水墨画约50件。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他山》  纸本水墨 纸本水墨 248 x 122 cm  2019年作

      作为多年的朋友,在展厅中重新审视松儒的画,我忽然想起一篇美术史中经典的评论——傅雷为好友庞薰琹1932年9月14日个展开幕所作《薰琹的梦》。他说,薰琹的梦是艺术的梦,把色彩作纬,线条作经,整个的人生作材料,织成他花色繁多的梦,以纯物质的形和色,表现纯幻想的精神境界。上世纪90年代末,松儒从天津美院毕业后,旋即赴日本深造,在京都精华大学师从版画大师黑崎彰学习。从这时起,松儒开始画他的梦。就像70多年前身处巴黎的庞薰琹一样,异国他乡既给松儒提供了灵感,也带来困惑,但他的画作中却永远是形色交响的完美世界。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夜雨》  纸本水墨设色 136 x 68 cm  2012年作   

      日本同学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外国学生,因为日本艺术总是倾向于在和谐的前提下寻找差异,但松儒的画却在造型和用色方面极为大胆,因为那就是他的梦,他的人生和理想。忧郁的蓝、热烈的红、灿烂的黄、神秘的紫,无论哪一种颜色,哪一种情绪,画面中总是跳动着毛茸茸的黑色圆形“小精灵”,他们穿插游走于画面,就像画家的灵魂。一面是卖报、刷碗、调酒的打工生活,一面是形色和情绪强烈的艺术作品,它们构成了硬币的两面。松儒的艺术再现和表现了他的梦,与此同时,艺术自身也是一个他所追求的梦。这个梦并不虚幻,很快便变成了现实,尚在求学期间,他的《尘界》便荣获2001京展金奖。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山语》  纸本水墨设色 136 x 68 cm  2012年作

      回国以后,出身于国画世家的松儒开始重新尝试水墨材料,并探索出一种相当独特而成熟的视觉语言,他笔下的云、山、土地、天空,用水较少,大量采用符号组合和单色铺陈,充满水印木刻的形式趣味。然而,正是这套系统却能塑造不同的地理,展现差异的自然,表达大相径庭的情感。回国后的这批作品与他此前的版画有着极强的渊源,不但体现在视觉语言方面,也体现在艺术家一以贯之的个性方面,一望便知是松儒的画。与此同时,松儒的艺术也渐渐走向新的道路,这种变化与他对不同材料理解的加深联系密切,也与“梦”的变迁息息相关。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榆林印象》  纸本水墨设色 68 x 46 cm  2011年作 

       或许是因为年龄的增长,或许是因为阅历的增加,松儒绘画中那些艳丽的色彩渐渐褪去,浓重的黑迎面袭来,但这些“黑梦”并不颓废,少年的青涩隐去,取而代之的中年的沉着与思索。从画面中,我看到一个画家的成长,也看到一个朋友的成熟。闪耀的色彩是青春梦,沉稳的黑白则是人生梦。现实是梦的肇因,梦则是现实的折射,恰如傅雷所言,梦的艺术是以人生作为材料。庄周梦蝶,岂知我是庄周,还是蝴蝶?与京都少年的松儒相比,生活与艺术似乎掉了一个个儿。山本耀司将黑色形容为“颜色的尽头”,松儒在这个尽头理解艺术与人生的真谛,但尽头绝非终点,看到他的进展,衷心为他祝福! 

——盛葳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米脂的山》  纸本水墨设色 68 x 45 cm  2011年作

      哲学家尤尔根·哈贝马斯在一篇论美学与艺术的文章中认为,现代性仍然是一个未完成的方案。对传统底蕴深厚的中国画来说,现代性也同样是一项有待完成的事业。当代的中国画家仍然在拓展传统中国画的形色构图及明暗笔墨等形式构成的过程中推进中国画的现代化进程。当代中国青年艺术家杜松儒正是这样一位孜孜不倦的求索者。杜松儒出生于一个传统中国画艺术世家,但他矢志于探索中国传统水墨画的现代化之路。这或许与他的版画专业背景有关,更与他曾在日本研习浮世绘版画艺术、水印木刻技法以及西方现代绘画的非凡经历直接相关。他早年创作的水印木刻多为色彩明媚的现代性抽象构成,画面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与艺术的激情,获得中日版画界的赞赏与嘉奖。他凭借精湛的套色水印技巧创造出丰富的叠印肌理乃至迷幻多变的虚拟空间层次,在虚实掩映的色彩交响中幻化出无限丰富的内心情感世界。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无题》  水印木刻  60 x 90 cm 1999年作

      现代版画的主观形式构成以及日本浮世绘版画的平面装饰趣味无疑给杜松儒的水墨画创作带来不少启发。他的水墨山水画创作的灵感源于自然造化,却不拘泥于真实再现自然;他将不同物象的造型简约化、抽象化,以现代构成的方式重新组构点、线与色块,创造出令人耳目一新的现代水墨画的多样化图式。难能可贵的是,他血脉中的民族传统艺术基因使他恋恋不忘中国古代绘画注重意象表现与意境营造的宝贵精髓,在充分发挥水、墨、色的材料特性的同时不因循传统固有的笔墨程式,或以淡墨挥洒烟雨之迷濛,或用浓墨晕染丛林之苍茫,或施花青笼罩远山之青翠,墨色交融、形色组构而成内心的意象与幽深的意境。传统绘画的现代化之特质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形式创新、语言求变。但艺术创作的方式贵在真诚自然、发自内心,而非刻意的求新求变。象杜松儒这样文化视野宽广,艺贯中西、才能多样的艺术家正享有灵动善变的思维能力和融通中西的创新天赋。他在版画领域造诣颇深,又擅长水墨画,同时还拥有美术活动与展览策划、版画史论研究等方面的丰富经验。他与他在日本留学期间的导师、著名版画家黑崎彰合作编写的《世界版画史》是版画史领域的重要著作之一。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尘界》  水印木刻  60 x 90 cm 2001年作

      基于对当代美术史梳理和建构的宗旨,广东美术馆长期致力于挖掘和推介优秀的青年艺术家,从而为广大观众提供更多欣赏新锐艺术的契机。广东美术馆青年艺术家学术提名展˙第十五回“颜色的尽头——杜松儒作品展”由著名批评家、《美术》副主编盛葳精心策划,展览按创作年代的线索梳理了杜松儒不同阶段对现代绘画的探索过程,从早期色彩斑斓的抽象构成版画,到后来的意象构成彩墨,再到近年创作的色调深沉的抽象水墨,系列作品呈现了青年画家如何探寻以多元的现代语汇表现丰富而神秘的精神世界。

——王绍强    
(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美术馆馆长、
七号空间——广东美术馆青年艺术家学术提名展总策划)

颜色的尽头:杜松儒的水墨探索
《山的语言》水印木刻  60 x 90 cm 2000年作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主编信箱:chinashj01@cydf.com    联系电话:010-80699906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21 中國書畫網有限公司 CHINA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NET LIMITED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