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拍卖结果 >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来源:中国书画网 作者:admin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西泠春拍昨日举槌,拍卖第一天,最受关注的无疑是这件超级国宝重器——据多位资深青铜专家考证为唯一靠谱的南宋宫廷旧藏过的商周青铜器——兮甲盘。一件西周的“盘子”,130多个铭文,记录下了极为重要的历史信息,之后入藏南宋皇宫,到了元代又被人将盘圈足打掉,制成烙饼的煎锅,在历史的长河中沉浮,在晚清为金石名家陈介祺珍藏后又历经百年漂泊,最终回到了它800年前的原点——南宋皇城杭州。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在拍卖现场,1.2亿起拍,1.25亿,1.3亿,1.4亿,1.5亿,1.6亿,1.65亿,在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后,电话委托报出1.7亿,场内报价1.75亿,再次经过了几分钟的等待,场外1.8亿的报价出现,1.85亿场内,落槌!2020号号牌竞得,现场举牌的是一位知名的浙江籍圈内人士,大象第一时间和举牌者通话证实,他是受藏家委托参与竞投,但这件重器是否最终留在了浙江,目前尚不可透露!前后拍卖市场长达半个小时。加上佣金,成交价高达2.1275万元。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今年绝对称得上是疯狂的“青铜器年”,从3月份纽约佳士得4件藤田美术馆的青铜重器悉数过亿后,内地拍场也出现了传奇般的青铜器成交记录。这个价格仅次于3月份纽约藤田专场的方尊和方罍。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众所瞩目的兮甲盘

  在如今所见的很多国宝级的历史遗存,都有着极其显赫的传承故事,但是,正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它们,往往在历史深处来了一次惊鸿一瞥后,又一度神秘的隐藏了起来,当人们拼命的寻找它的所在而不可得时,它又会柳暗花明的出现在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让所有人为之拜服,兮甲盘,便是如此传奇的存在。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大象上手掂掂分量

  传承的秘密

  代表着中国古代艺术品巅峰成就的商周青铜器,在历朝历代都有出土和收藏,举个例子,我们在这两年十分热门的海昏侯墓,就出土了一件西周的提梁卣,所以,汉代的皇室,不少也是“古董收藏家”。而到了宋代,更是形成了皇室集古摹古的一个高潮,到了宋徽宗时期,这位著名的艺术皇帝更是主持编纂了中国历史上极富盛名的金石著作《宣和博古图》,著录了宋代皇室在宣和殿收藏的自商代至唐代的青铜器839 件。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一件主角兮甲盘,却不在宋徽宗《宣和博古图》著录之列,这大约说明,在北宋时期,这件重器还未入藏宋代皇宫。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南宋张抡《绍兴内府古器评》

  兮甲盘最早的著录见于南宋的《绍兴内府古器评》,作者张抡,活跃在约宋高宗绍兴(1131-1162)末前后到孝宗淳熙(1174-1189)前后,填的一手好词,在《绍兴内府古器评》一书中张抡将兮甲盘记载为“周伯吉父匜盘”(有关著录中不同名称,我们会在后文中解释),并记载其“铭一百三十三字”,由于该书记录的古器全部都是南宋宫廷藏品,而除了《绍兴内府古器评》以外,南宋其他古籍再无论述,有一些学者认为,兮甲盘大约从宋高宗赵构(1107—1187)时期开始就已经入藏南宋宫廷,但在大约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深藏宫中,一直到南宋被蒙古所灭,该盘才散落民间。

  南宋之后,在七八百年的时间里,兮甲盘明确的收藏者只有两位,但都是赫赫有名的超级人物。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元鲜于枢《困学斋杂录》(左)元陆友仁《研北杂志》(右)

  从靖康之耻到崖山之战,辉煌的两宋文明两次遭到异族蹂躏,两宋宫廷的诸多宝物散落民间,这件兮甲盘再次被偶然的发现,则是归功于和赵孟頫齐名的元代著名书法鲜于枢(1246-1302)。鲜于枢在《困学斋杂录》中写道 :“周伯吉父盘铭一百三十字,行台李顺甫鬻于市。家人折其足,用为饼炉。予见之乃以归予。”比鲜于枢年代稍晚的元代金石鉴赏家陆友在其著作《研北杂志》同样记载了兮甲盘的“惨痛遭遇”:周伯吉父盘,铭一百三十字。家人折其足,用为饼盘。鲜于伯机验为古物,乃以归之。”由于鲜于枢在元早期的大德六年(1302年)就已经去世,因此,我们可以断定,兮甲盘早在元代初年就被行台李顺甫的家人将盘圈足打掉用作烙饼的煎锅了。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西泠春拍兮甲盘盘底

  由于兮甲盘早在宋元时期就累累著录,称得上是一件名件,因此,后世历代都有仿造,但有的后世仿造的兮甲盘突然之间“长”出了圈足,那可是闹出大笑话的。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陈介祺(1813—1884)

  在整个明代和清代中早期,兮甲盘并未见知名的文献记载,但到了清中后期,兮甲盘被一位金石名家所得,他便是大名鼎鼎的陈介祺(1813—1884)。陈介祺,山东潍坊人,他是有清一代最为出色的金石收藏家和鉴赏家,可能没有之一。陈介祺一生精于金石文字考证及器物辨伪,仅三代、秦汉古印一项,就有7000余方,造就了《十钟山房印举》的印谱经典。陈介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处在于,其一生收藏铜器、玺印、石刻、陶器砖瓦、造像等藏品多达2万余件,而后来的众多专家学者对于其一生的藏品进行严格考证,竟然没有发现一件赝品,这在上下千年的收藏家中,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毛公鼎 陈介祺旧藏 台北故宫博物院现藏

  陈介祺一生收藏有不少知名的商周青铜器,除了大名鼎鼎的毛公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天亡簋(中国历史博物馆藏)、曾伯簠(中国国家博物馆藏)以外,兮甲盘绝对称得上是陈介祺一生收藏中的名件,而历经陈介祺的珍藏,绝对是其年代和真伪的最大保障了。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清 陈介祺《簠斋藏古册目》中著录兮甲盘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清 陈介祺《簠齋藏古冊目并題記》

  陈介祺先生在得到了兮甲盘后,在其多篇著作中都记录下了对它的收藏和考证。陈介祺的《簠斋金文题识》有着如下记载:“下半已缺。一百三十三字。字类石鼓,宣王时物也。鲁誓事文。出保阳官库……”。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陈介祺兮甲盘拓片 国家图书馆藏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陈介祺兮甲盘拓片 国内私人藏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西泠春拍兮甲盘铭文

  值得一提的是,兮甲盘在七八百年的流传过程中,如今所见的最早的拓片,便是出自于陈介祺之手,大象翻阅资料,在国家图书馆藏有一件陈介祺所拓的兮甲盘拓片,而另一件陈介祺的兮甲盘拓片则为上海一位当代金石收藏名家所珍藏,大象也有幸得到了该位前辈所提供的拓片照片。前文我们说道,兮甲盘由于早在南宋就入藏宫廷,因此,历代都有仿品出现,因此,如今我们判定西泠这件兮甲盘是否可靠到代,除了判别其自身的时代特征和工艺之外,一个最直接的佐证便是和陈介祺的铭文拓片相比对了。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清 吴式芬《攈古錄金文》著录的兮甲盘

  与陈介祺同时代的金石名家吴式芬(1796 -1856)《攈古录金文》一书则是最早收录兮甲盘铭文的著作,但吴式芬在释读全文后写:“未观其器,不知足有缺否……陈寿卿说三足并坐俱缺,即困学斋器也。”而吴式芬在他另一部《攈古录》中,则更为详细的记载道“直隶清河道库藏器,山东潍县陈氏得之都市,器高三寸五分,口径一尺三寸五分,下半缺。”吴式芬的《攈古录》初稿作于咸丰三年(1853 年),因此,我们基本可以得出结论,陈介祺收藏兮甲盘的时间大约就在道光末年到咸丰初年期间。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容庚(1894-1983)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容庚 《商周彝器通考》中的兮甲盘黑白照片

  陈介祺去世后,陈氏后人并没有能够守住其一生的收藏体系,一代传奇的毕生收藏散落各方,这件兮甲盘便从此不知所踪。但在民国三十年(1941 年),近现代著名古文字学家容庚(1894-1983)在《商周彝器通考》中刊载了兮甲盘的黑白照片,成为了一代国宝最早的可靠影像记录。民国至解放后,多位知名专家学者都对兮甲盘的铭文进行了细致的考证,但是从他们所留下的文字看,都只是从铭文拓片入手进行的研究,而并没有见过其实物。如陈梦家在建国初撰写《西周铜器断代》时便称兮甲盘已“不知所在”。

  伪器(一):日本书道博物馆藏兮甲盘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伪器(二):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兮甲盘

  前文我们说到,兮甲盘由于太过于有名,历朝历代仿品极多,而西泠春拍上的这件兮甲盘除了其本身的时代特征以外,其铭文和陈介祺先生所留下的原始拓片完全可相比对,这成为了它为西周真品的最直接保障。而我们这里为朋友们举出两例有名的兮甲盘伪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传闻日本书道博物馆收藏有兮甲盘,还留有圈足,被认定为民国时期伪造的仿品;而八十年代,香港中文大学也收藏到了一件兮甲盘,根据多位权威专家鉴定,其盘身年代确到西周,但是铭文却是后人伪造,但是用强酸腐蚀而成的铭文和陈介祺的原始拓本自然会有明显的差异。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西泠春拍的兮甲盘

  根据大象所了解的情况,西泠这件兮甲盘早年曾经流散海外,之后回流国内, 2014 年 11 月这件兮甲盘亮相在武汉举行的中国(湖北)文化艺术品博览会,当时便得到了数位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的一致认可,如今,它辗转出现在了西泠春拍之上。

  铭文的历史密码

  青铜器的铭文每每包含了最第一手的重要历史信息,对一件青铜器的市场附加值往往会产生不可估量的作用。兮甲盘腹内铭文十三行计一百三十三字,因内有重文四字,故史籍有言其一百二十九字或一百三十字的区别。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郭沫若夫人于立群临兮甲盘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陈梦家、赵萝蕤夫妇在美国合影(左)

  陈梦家著《西周铜器断代》(右)

  大象显然不是专业的古文字研究者,对于铭文考证完全属于外行,幸而近百年来,众多一流专家学者都对这件名器的铭文进行过反复的研究考证,我们在这里为大家整理一下王国维、陈梦家、郭沫若等先生的考证结果。

  首先,我们综合所有顶级专家学者的释文考证,为朋友们整理释文如下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我们结合诸位专家的考证,为朋友们先释读部分比较难解的字: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1、2”,是“玁狁”的本字。“3、4”为地名。“从王”,即跟随周王。“折首”,意斩首;“执5”,是抓获审讯俘虏。“休”,善也;“亡”,后作“无”。“敃”通“愍”,《说文·十下》解释曰:“愍,痛也。”

  “驹车”,是少壮马匹驾驭的车。“政”,结合下文之“□7”,作征收。“6”,《说文·十四上》有:“6,籀文辞。”同“17”,有管理之意。“成周”,位于今河南洛阳,陕西丰镐之地则称宗周。何尊有“隹王初迁宅于成周”铭,学者多认为乃周成王时所建新都。“7”,通“积”,《周礼·地官·遗人》记:“掌邦之委积。”郑玄注:“委积者,廪人、仓人计九谷之数足国用,以其余共之,所谓余法用也。职内邦之移用,亦如此也,皆以余财共之。少曰委,多曰积。”这里代指粮草。“尸”通“夷”,南淮夷为成周南部淮水流域部族,属纳贡的臣邦。“淮尸”二字下分别有重文符号。“旧”,有过去之意。“8”通“帛”,指丝织物,“畮”通“贿”,郭沫若解“8畮人”作赋贡之臣。“母”是否定词,通“毋”。“出”表示交纳,“进人”为进贡服劳役之人。

  “9”,通“贾”,指商贾;“即”是靠近。“10”通假“次”,《左传·襄公二十六年》书:“师陈焚次,明日将战。”杜预注言:“次,舍也。”意为官舍,这里当是管理集市的机构。“11”,孙诒让考其为“市”之古文。“令”通“命”,即命令。“12”在《说文·四下》释作“则”之籀文。“井”,通“刑”,指刑罚。“13”,或作“18”,通“扑”,意为击,“13伐”连用表示征伐。

  “其隹”的“隹”通“唯”,合用表示希望。“者”通假“诸”;“生”乃“姓”的初文,“百生”泛指西周的贵族、官吏。“14”,孙诒让释作“19”,同“阑”,原意是“妄入宫掖”,“入14”引申为擅自闯入。“15”,宄之古文,《说文·七下》道:“宄,奸也。外为盗,内为宄。从宀九声,读若轨。”“15、9”可意指非法贸易。“16”通“眉”,眉寿即长寿。结尾“子孙”二字下亦有重文。

  这样,兮甲盘铭文整篇的大意是:

  在五年三月既死霸的庚寅日,周王开始到“3、4”地区讨伐猃狁。兮甲跟随周王,杀敌俘获,圆满功成。王赐给兮甲四匹马和驹车,命令他征收管理成周与周边的粮草,范围至达南淮夷地区。南淮夷过去就是我周朝的赋贡之臣,不敢不交纳他们的丝织物、粮草和劳役。他们的商贾不敢不到周朝管理的集市贸易。敢不执行命令,就施加刑罚,进行征讨。希望我周朝诸侯百姓的商贾全部到集市去,不能再非法贸易,否则同样处以刑罚。兮甲制作这件青铜盘,希冀长寿万年无疆,子孙后代永久珍用。

  铭文中包含了兮甲盘的几大历史密码:

  第一是器主。典籍对此盘有“伯吉父匜盘”、“兮田盘”、“兮伯盘”、“兮白吉父盘”、“兮甲盘”等名,称谓差异源于先秦姓、氏、名、字的使用。在秦汉以前,姓和氏为两个概念,《资治通鉴外纪》云:“姓者,统其祖考之所自出 ;氏者,别其子孙之所自分。”《通志·氏族略》有言 :“三代之前,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妇人称姓。氏所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名乃自用,字多是对名的补充解释,互为表里,故又叫“表字”。作为贵族的兮甲,兮是氏,甲是名,字伯吉父。

  王国维《兮甲盘跋》认为:“甲”是天干的开始,而“吉”也有开始的意思,如月朔为吉月,一月前八天是初吉。铭文前半段,对周王称自己名,作“兮甲”,后半段记自己做器,故称字“兮伯吉父”。“兮田”则是金文中“田”、“甲”二字相似导致隶定之误。王氏进一步推测,“兮伯吉父”便是《诗经·小雅·六月》中“文武吉甫”、“吉甫宴喜”中的“吉甫”。《诗经·大雅》的《崧高》和《烝民》皆有“吉甫作诵”句,《毛传》开始于字前加“尹”,尹是官职之名,《今本竹书纪年》也录有“尹吉甫帅师伐猃狁。”综合文献资料,可知尹吉甫是当时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同时也是一位文学家,是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的主要采集者,历史地位举足轻重。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2009年4月23日,“中华诗祖”尹吉甫(兮甲)的墓碑纪事碑(刻有墓志铭),在湖北十堰市房县青峰镇松林垭宋家沟水库坝中心底部出土。

  第二是年代。开篇王年、月相、日干支三者齐备,王国维依据《长术》,推周宣王五年三月乙丑为朔,庚寅为廿六日,正与既死霸相吻合。对兮甲盘干支日的推算,学者历来各执一词,但年月的认定基本一致。中国历史上,自西周共和元年(公元前 841 年)始有确切纪年,十四年后,周宣王继位。兮甲盘所述的“五年”就是公元前八二三年。

  第三是猃狁。在《鬼方昆夷猃狁考》一文中,王国维论证鬼方、昆夷、荤粥、獯鬻、猃狁实属同一族群,即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匈奴。自殷商起,他们被华夏地区冠以不同称谓。猃狁一名,于厉王至宣王两代在文献、金文中频繁出现,足见侵扰之甚。而《纪年》有“穆王西征犬戎,取其五王,王遂迁戎于太原。”“宣王二十七年,王遣兵伐太原戎不克。”《诗经》又有“薄伐玁狁,至于大原。”太原一地不会同时出现两戎,由此可知,在西周晚期,猃狁又唤作犬戎。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湖北房县榔口乡尹吉甫宗庙宝堂寺遗址

  第四是地望。《兮甲盘跋》考据音韵,认为这一用兵之地正是《春秋》的“彭衙”。彭衙在汉代是左冯翊衙县,位于洛水东北。这里的洛水属渭河支流,地处陕西,非河南伊洛。玁狁犯周,自洛水向泾水进发,周王朝的防御在这里符合地理实情。虢季子白盘有铭“博伐玁狁于洛之阳”,也可左证便是彭衙。

  根据知名考古学家郝本性先生的考证,中国国家博物馆现藏的虢季子白盘,有铭文一百一十字,乃韵文,且同为西周晚期宣王之器。而该盘铭:“搏伐玁狁,于洛之阳。”此盘一百三十三字,盘铭:“王初各伐玁狁于 ,兮甲从王。”玁狁为周西北方少数民族,春秋时,在秦国晋国的追击下,被迫迁往伊洛一带。当然,夷、宣时的多友鼎、不簋、逨鼎均提到与玁狁作战。兮甲盘在记载此事时,更充实了物证。从这一方面看,已具有极为重要的历史价值。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虢季子白盘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有趣的是,这件虢季子白盘,清代于宝鸡出土后,也经历坎坷,甚至用作养马装料的马槽。事实上,此种大方盘绝非洗浴用的,而是一种铭刻武功的记功“碑”。墨子所谓“书之竹帛,琢之盘盂”,其底较平而面积大,将重要铭功记事,刻铸其上,便可在宗庙中永久保存。因此兮甲盘的珍贵价值,突出体现在铭文上,郝本性先生认为,其史料可与《尚书》一篇相比。

  兮甲盘铭结合《今本竹书纪年》所记 :“宣王五年夏六月,尹吉甫帅师伐玁狁,至于太原。”《诗经·小雅·六月》的“玁狁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玁狁匪茹,整居焦获。侵镐及方,至于泾阳。”“薄伐玁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万邦为宪。”印证补充,大抵还原出那一年战火纷飞的场景。在宣王五年三月,玁狁侵扰周王朝,双方爆发战争。兮甲跟随宣王亲征获胜,旋即被派遣至成周。在那里,兮甲严明政令,管制诸侯,并施压南淮夷,征收到大量战争所需的人力物力。至六月,兮甲率军再次出征,大捷而归,暂时平息了王朝的西北边患。宣王在位四十五年,重用贤良,国力重复,南征北伐,诸侯来朝,是西周中兴之主。可是说,传奇的兮甲盘成为了一代盛世的明证。

  郝本性先生在其考证文章中特别提到,还有一件宣王时器是1974年陕西武功县周代遗址出土的驹父盨,记载南仲邦父命驹父到南淮夷征赋贡时,要谨慎对待夷俗,要“献厥服”。那里所贡是丝织品,表明西周王室贵族从黄淮一带征收丝织品。《周礼·大行人》:“其贡服物。”郑玄注:“服物,元(玄)纁絺纩也。”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驹父盨铭文

  所以,在西周晚期,从黄淮一带通往陕西宗周,也是一条“丝绸之路”。

  由此而知,兮甲盘是西周王朝同东方各族之间的政治、经济往来和融合的见证物,兮甲盘,也称得上是“一带一路”概念的艺术珍品。

  在我们充分了解了兮甲盘“传承的秘密”和“铭文历史价值的释读”后,相信很多朋友对于兮甲盘堪称独一无二的重要性已经十分了解了。让我们为朋友们做一点总结。

  器中铭文一百三十三字,记载中央王朝西周周宣王的历史,从政治稳定、社会制度、经济发展多角度记录一个正在崛起的伟大文明古国。

  其出版著述,自南宋初年起,途经宋元明清历代金石学大家,多达百余种。

  是已知国内拍卖市场中铭文字数最多、出版著述最多,级别最高、分量最重的青铜器。

  一,所涉人物级别之高前所未有。周宣王为西周倒数第二王,开启了“西周中兴”之盛世。国家博物馆镇馆之宝“虢季子白盘”即是周宣王所铭,且比兮甲盘要晚七年。 兮甲就是尹吉甫,是当时的军事家、政治家和大诗人,文武双全。他是《诗经》的主要编纂人,保留和弘扬了中国早期文化,被认作“诗祖”。

  二, 记载保卫国土、稳定南北边疆。兼及与少数民族之关系。兮甲跟随周王北伐匈奴获胜,保卫北方国土。又治理南淮夷,维护了王朝东南边疆的稳定。“虢季子白盘”同样记录北伐之事。

  三, 记载建设法制、完善社会制度。兮甲监督贡赋,规范商贸,严明法律,是治理国家的重臣。孔子尚钦周礼,周代之制度也可谓中国后世一切制度的鼻祖。

  四, 记载开展贸易、丝绸之路萌芽。南淮夷向周的进贡主要是丝织品,线路自黄淮到陕西,即是早期的“丝绸之路”。

  五,流传为宋代以来金石学及其他学问之缩影。宋代以降张抡、鲜于枢、陆友仁、吴式芬、陈介祺、吴大澂、罗振玉、王国维、容庚、郭沫若、陈梦家等几乎所有重要之金石学著作均记录这件名器!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王国维(1877-1927)

  最后,让我们用晚清民国一代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的一句评论来作为今天这条推送的结尾吧。

  王国维将兮甲盘和台北故宫的名器毛公鼎作,称“此种重器,其足羽翼经史,更在毛公诸鼎之上”。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王国维《观堂集林·别集 兮甲盘跋》

  

1.85亿落槌!西泠拍出超级国宝兮甲盘
 

  2017西泠春拍

  西周宣王五年 · 青铜兮甲盘

  高:11.7cm 直径:47cm

  落槌价:1.85亿

  历代著录出版及递藏:

  1.张抡《绍兴内府古器评》卷下,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年),暨南宋宫廷收藏。

  2.鲜于枢《困学斋杂录》,元(1271-1368年),暨李顺甫、鲜于枢收藏。

  3.陆友仁《研北杂志》卷上,元(1271-1368年)。

  4.陈介祺兮甲盘拓片,国家图书馆藏,清道光二十五年至咸丰六年间(1845-1856年)。

  5.吴式芬《攈古录金文》卷三第二册第六七至七十页,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

  6.刘心源《奇觚室吉金文述》卷八第十九至二一页,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

  7.吴式芬《攈古录》卷三第二二页,清宣统二年(1910年),暨保阳府收藏,陈介祺收藏。

  8.邹安《周金文存》卷四第二页,民国五年(1916年)。

  9.邓实《簠斋吉金录》兮田盘一,民国七年(1918年)。

  10.吴大澂《愙斋集古录》卷十六第十三至十四页,民国七年(1918年)。

  11.陈介祺《簠斋藏古册目并题记》第九册第三一五页,民国九年(1920年)。

  12.孙诒让《古籀余论》卷三第三五至三七页,民国十八年(1929年)。

  13.吴闿生《吉金文录》卷四第二六页,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

  14.于省吾《双剑誃吉金文选》卷上三第二四至二五页,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

  15.方浚益《缀遗斋彝器款识考释》卷七第七至十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16.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第一三四页,第一四三至一四四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17.刘体智《小校经阁金石文字拓本》卷九第八四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18.柯昌济《韡华阁集古录跋尾》壬篇第二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19.黄公渚《周秦金石文选评注》第一一五至一一六页,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

  20.陈介祺《簠斋藏器目》第十八页,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

  21.吴其昌《金文历朔疏证》卷五第十六至十八页,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

  22.罗振玉《三代吉金文存》卷十七第二十页,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

  23.容庚《商周彝器通考》上第五七页,下图八三九号,哈佛燕京学社出版,民国三十年(1941年)。

  24.王国维《观堂集林·别集》卷二第八至十页,中华书局,1959年(是文作于1921年)。

  25.杨树达《积微居金文说》卷一第三五至三七页,科学出版社,1959年(是文作于1942年)。

  26.巴纳、张光裕《中日欧美澳纽所见所拓所摹金文汇编》卷一第七十页,铭文二五号,艺文印书馆,1978年。

  27.严一萍《金文总集》第三七零三至三七零四页,第六七九一号,艺文印书馆,1983年。

  28.林巳奈夫《殷周时代青铜器的研究——殷周青铜器总览(一)》第三六六页,盘七四号,吉川弘文馆,昭和五十九年(1984年)。

  29.《殷周金文集成》第十六册,第一零一七四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中华书局,1994年。

  30.陈梦家《西周铜器断代》上第三二三至三二七页,下第八二六页,图二一三号,中华书局,2004年(是文作于1965年)。

  31.陈介祺、陈继揆《簠斋金文题识》第六三页,文物出版社,2005年。

  32.吴镇烽《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第二五册第五九五至五九六页,第一四五三九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

  33.西泠印社春季拍卖《吉金嘉会·金石碑帖专场》第四四九一号,兮甲盘清代未剔本(字口未清理)拓片及已剔本(字口已清理)拓片,2017年。

  34.《辞海试行本第八分册历史》第四七三页,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1961年。

  35.《辞海历史分册世界史、考古学》第三一八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78年。

  36.叶达雄《中国历史图说3西周》第一一五页,新新文化出版有限公司,1979年。

  37.郭庶英《郭沫若遗墨》第三六页,河北人民出版社,1980年。

  38.《西周史研究》第二六六页,人文杂志编辑部,1984年。

  39.梁披云《中国书法大辞典》第一零三四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

  40.《商周青铜器铭文选1》第二七六页,文物出版社,1986年。

  41.古铭、徐谷甫《两周金文选——历代书法萃英》第二四二页,上海书画出版社,1986年。

  42.《中国美术全集书法篆刻编1商周至秦汉书法》第一八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7年。

  43.马承源《中国青铜器》第三九三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

  44.马承源《商周青铜器铭文选》第三零五页,文物出版社,1988年。

  45.张大可、徐景重《中国历史文选下》第一九九页,甘肃教育出版社,1988年。

  46.洪家义《金文选注绎》第三九八页,江苏教育出版社,1988年。

  47.黄思源《中国书法通鉴》第三一页,河南美术出版社,1988年。

  48.白川静《金文的世界:殷周社会史》第一九五页,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9年。

  49.刘翔《商周古文字读本》第一三四页,语文出版社,1989年。

  50.李学勤《新出青铜器研究》第一三八页,文物出版社,1990年。

  51.安作璋《中国将相辞典》第四页,明天出版社,1990年。

  52.周倜《中国历代书法鉴赏大辞典上》第五零页,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年

  53.李国钧《中华书法篆刻大辞典》第四五四页,湖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

  54.陈连庆《中国古代史研究——陈连庆教授学术论文集上》第一一五二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1年。

  55.中国历史博物馆编《简明中国文物词典》第九四页,福建人民出版社,1991年。

  56.秦永龙《西周金文选注》第一八七页,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2年。

  57.赵忠文《中国史史学大辞典》第一一七页,延边大学出版社,1992年。

  58.华夫《中国古代名物大典上》第一三四二页,济南出版社,1993年。

  59.曹者祉《国宝大典》第六三八页,文汇出版社,1996年。

  60.雷志雄《中国历代书法精品观止篆书卷》第三四页,湖北人民出版社,1996年。

  61.日知《中西古典文明千年史》第四三九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

  62.汪受宽、高伟《中国历史文选》第一零四页,甘肃文化出版社,1998年。

  63.侯志义《金文古音考》第三二零页,西北大学出版社,2000年。

  64.《中华历史大辞典》第二一一一页,延边人民出版社,2001年。

  65.沈柔坚《中国美术大辞典》第五三三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年。

  66.张书珩《中国书法全集——篆书全集上》第三六页,中国档案出版社,2002年。

  67.谷溪《中国书法艺术——殷周春秋战国》第八四号,文物出版社,2003年。

  68.尹盛平《西周史征》第一六一页,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

  69.张弘《中国篆隶名作鉴赏》第三四页,远方出版社,2004年。

  70.陈秉新、李立芳《出土夷族史料辑考》第三七五页,安徽大学出版社,2005年。

  71.张懋镕、张仲立《青铜器论文索引(1983-2001)1》第五四八页,香港明石文化国际出版有限公司,2005年。

  72.紫都《先秦书法名作鉴赏》第一六三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

  73.王辉《商周金文》第二四一页,文物出版社,2006年。

  74.张华田《尹吉甫在房县的遗迹和影响》第六四页,中国文物出版社,2006年。

  75.马如森《甲骨金文拓本精选释译》第一零九页,上海大学出版社,2010年。

  76.郑天挺、谭其骧《中国历史大辞典1》第五一七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0年。

  77.朱继平《从淮夷族群到编户齐民——周代淮水流域族群冲突的地理学观察》第一三七页,人民出版社,2011年。

  78.杜迺松《杜迺松说青铜器与铭文》第二三九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

  79.王程远《西周金文王年考辨》第七七页,四川大学出版社,2012年。

  80.刘佳《话说金文上》第一二九页,山东人民出版社,2012年。

  81.司恵国《篆隶通鉴》第四四页,蓝天出版社,2012年。

  82.马如森《商周铭文选注译》第二五九页,上海大学出版社,2013年。

  期刊论述:

  83.斯维至《古代的“刑”与“赎刑”》,《人文杂志(第一期)》第八二页,1958年。

  84.刘翔《周夷王经营南淮夷及其与鄂之关系》,《江汉考古(第三期)》第四十页,1983年。

  85.刘翔《周宣王征南淮夷考》,《人文杂志(第六期)》第六六页,1983年。

  86.王玉哲《西周金文中的“贮”和土地关系》,《南开学报(第三期)》第四七页,1983年。

  87.李学勤《鲁方彝与西周商贾》,《史学月刊(第一期)》第三一页,1985年。

  88.连劭名《〈兮甲盘 〉铭文新考》,《江汉考古(第四期)》第八七页,1986年。

  89.胡淀咸《贾田应是卖田》,《安徽师范大学学报(第十四卷第三期)》第五一页,1986年。

  90.杨广伟《铜器铭文所见西周刑法规范考述》,《上海大学学报(第五期)》第九十页,1990年。

  91.张懋镕《西周南淮夷称名与军事考》,《人文杂志(第四期)》第八一页,1990年。

  92.卲鸿《卜辞、金文中“贮”字为“贾”之本字说补证》,《南方文物(第一期)》第八九页,1993年。

  93.周斌《夏商西周时期的区际贸易》,《喀什师范学院学报(第十七卷第三期)》第三三页,1996年。

  94.尚秀妍《兮甲盘铭汇释》,《殷都学刊(第二二卷第四期)》第八九页,2001年。

  95.李义海《〈兮甲盘 〉续考》,《殷都学刊(第二四卷第四期)》第九九页,2003年。

  96.彭慧贤《从西周战争铭文再探<诗经>征伐动词》,《兴大人文学报(第四三期)》第五五页,2009年。

  97.杜志勇《尹吉甫其人其诗》,《诗经研究丛刊(第零期)》第六五页,2012年。

  98.康少峰《兮甲盘铭文考释三则》,《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第三二卷第一期)》第十八页,2012年。

  99.叶正渤《西周若干可靠的历日支点》,《殷都学刊(第三五卷第一期)》第十五页,2014年。

  100.康盛楠《兮甲盘“畮”字意义再证》,《遵义师范学院学报(第十六卷第四期)》第二三页,2014年。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