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艺术家动态 > 徐健其人其画——名家题词与集评

徐健其人其画——名家题词与集评

来源:中国书画网 作者:中国书画网编辑部

   
    徐健,师从中国现代著名小写意花鸟画家王雪涛先生,亦曾受业于著名画家、文史学家王森然教授和著名书画家董寿平先生。在诸位名师的教诲与熏陶下,加之勤奋好学,又天资聪颖,徐健弱冠之龄就已技高一筹。其笔下的花鸟画深得雪涛先生真传,造型精准,笔法劲健灵活,设色艳丽清新,充满生机。除花鸟画外,徐健在人物、山水等题材亦有所创新。

    徐健弱冠闻名,其绘画创作得到许多画界、文学界老前辈的肯定和称颂。如,启功先生曾题诗赞之:“法乳能传王雪涛,名花齐放倍妖娆。众香国里书香在,万紫千红韵更超。”董寿平先生曾题赠:“徐黄遗风”等等。此外,徐健在长期艰苦的生活中,依然发奋勤学,并数十年如一日尽心尽力照顾老师,也深受老先生们的赞许。兹遴选部分题词及评论,以助读者了解徐健其人其画。

   名  家  题  词   

徐健其人其画——名家题词与集评
王雪涛先生为徐健题赠:“业精于勤”

徐健其人其画——名家题词与集评
启功先生为徐健题赠:“法乳能传王雪涛,名花齐放倍妖娆。众香国里书香在,万紫千红韵更超。”

徐健其人其画——名家题词与集评
左:谢稚柳先生为徐健题赠:“花鸟清华”;     右:程十髪先生为徐健题赠:“妙笔生花”
 

   名  家  集  评   

    徐健,1955年生人,祖籍无锡,生长在北京。1979年定居香港,是一位很有才华的青年画家。人民美术出版社将他的百余幅绘画作品出版之际,他希望我为他撰写序言。徐健天资聪颖,孩提时就喜爱绘画。他在十六岁时,因不甘虚度光阴,拜师学画,从此步入丹青笔墨之路。那时,正值十年“文化大革命”之中,许多画家,其中包括我在内,都因莫须有的罪名,遭受无端的批判和摧残。“人生识字忧患始”,而徐健却毅然作出了自己的选择,这是十分难得可贵的。

  他师承花鸟画家王雪涛先生和画家、文史学家王森然先生。在他们的教诲和熏陶下,徐健成长进步很快。他尤为对雪涛先生的用笔、着色、构图等画法领悟颇深,打下了较为扎实的功底。

  他时常来我处看我作画,问书法、技法、画理、鉴赏等方面的绘画知识。他勤奋好学、好问的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在近二十年的作画实践中,由于他的勤奋和努力,使他独特的艺术风格立于画坛之中,他的绘画视野开阔,用笔炼达,笔墨融合,设色自然,气韵混成,他笔下的花鸟虫草极为生动,曲尽其态。无论是丹顶仙鹤还是绿叶红荷,总是秀丽多姿,充满生机,给观者留下清新盎然的深刻印象。

  徐健的作品曾多次在中国美术馆、香港人民大会堂、新加坡等地展出。他的作品渐为中外人士所推崇。中央电视台曾播放他的专题片《香远益清》,给予了较高的艺术评价。我相信,徐健在今后的创作中一定会取得更大的艺术成就。

  董寿平(著名书画家
 
  1990年元月     

 

徐健其人其画——名家题词与集评
董寿平先生为徐健题赠:“徐黄遗风”
 

  花卉、翎毛为我国重要的画科,深为大众所喜爱,历代南北名手辈出。擅于此道的画家,取胜之术。不外力求真实功力与讲究笔墨意趣二途,前者终是形象的准确与色彩的艳丽,而后者则推崇笔情墨趣象外之意,二者各有千秋,各领风骚,各有自己的门庭流绪。论画不可有门户偏见,对前人尤不可妄为褒贬。写意花鸟画,自徐渭、陈复、朱耷出,生面别开,风行不已;近四百年来,高峰起,名匠如云,扬州八家,海上三任,为人称道;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等影响尤巨,此派画风行近代画苑,历久不衰。冀人王氏雪涛,北京画院已故院长,当代著名画家,当年曾出入齐璜、王云门前,作花鸟翎毛,半工半写,雅俗共赏,形神兼备,自有门庭。从其学者高足甚多。

  徐健,字汉宾,1955年生,祖籍江苏无锡,生长于北京。七十年代,曾受业于画家王森然、董寿平先生,尤为花鸟大师王雪涛先生赏识,立雪涛堂前,追随披履,侍奉茶汤,垂十数年,形影不离,得王氏面授指点,深得其艺术神髓,为得意门生之一。所画牡丹、荷花、仙鹤、喜鹊、鸳鸯等几可乱真。徐健习画,重传统,随师道而不一味囿于一家一法。经常出入山林苑圃,以造化为粉本,扩大题材,捕捉神采。近年迁居香江,交游见识更加广博,艺术日臻成熟,事非偶然。

  徐健为人,老成持重,文质彬彬,不似商贾中人。处事待人,温恂有礼,江南气质,燕北风度,兼而有之。庚午秋日,初识徐君于晋阳旅次,其仪表谈吐,今又晤于海澱寓下,一席畅叙,乃悉其学养之博,从艺之勤,得闻《徐健画集》即又问世,乐此一序。

  秦岭云(著名画家、教育家)
 
  1991于北京      


 

徐   健   画   集   序

  中国画,可以认为容易,也可以说很难。认为容易者,只要把白石老人的画稿拿过来临摹几遍;或者将前人画的梅、兰、竹、菊、松、石和写意山水,搬过来重新组合,便可成为“著名画家”了。说它难,是因为在中国绘画的历史长河中,前人已建造了座座丰碑,不要说自己再建立一座丰碑,只要能继承传统,有所创新,不是因袭,能发抒己意,就已很难很难的了。我看徐健的中国画,作品本身告诉我,他是属于后者。

  徐健,字汉宾,1955年出生于北京。祖籍江苏无锡,与徐悲鸿先生为同宗、同族,徐氏本家。少年时即喜绘画,十五岁跟随著名花鸟画家、前北京画院院长王雪涛先生学习,自此即陪侍先生终生。雪涛先生(1903--1982)为白石老人弟子,擅长花鸟画,尤精于小写意,有华新罗遗意,他师法白石,在意不在迹象,故有自己的独特风貌。徐健向雪涛先生学习,正是深得此心法。当代书画界元老启功先生在题徐健花卉作品时说:“法乳能传王雪涛,名花齐放倍妖娆。众香国里书香在,万紫千红韵更超。”评价非常中肯。除从师雪涛先生之外,徐健还曾登王森然、董寿平先生之门求教。王先生责他多读书,多读诗词,在画外多下功夫;寿平先生辅导以山水、梅、竹,以丰富画中涵量。另外作品还告诉我,他还私淑过于非闇、启功先生。如他画的《富贵白头图》,全用工笔重彩,即是非闇先生法。《清丽》图中的荷花水草,清逸淡雅,充满着书卷气息,则有着启功先生的笔意。除花鸟外,徐健还画过人物、山水、骏马、老虎、游鱼等,都能取法当代名家,甚至还跑到上海美术学院找李天祥、赵友萍夫妇两教授学习油画,想从西法中吸取营养。杜甫诗云:“未及前贤更勿疑,递相祖述复先谁。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虚心向前辈大师学习,继承由他传递过来的优秀民族文化传统,博采众长,为我所用,我想徐健的这条求艺之路,是走对了。

  徐健曾于香港大会堂、无锡美术馆、北京中国美术馆、新加坡莱佛士中心、加拿大多伦多市等多次举办个人画展。每到一处,均受到社会的广泛好评,并由香港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作了专题报道。在徐健的作品中,以表现荷花、仙鹤、雄鸡三个系列的作品最为出色。

  荷花系列中,代表作品有《香远益清》、《清丽》、《荷花图》卷等。荷花又名芙蕖,自《诗经》以来,累见之于诗人歌咏,而自周敦颐《爱莲说》一出,在她美丽的身姿之外,又赋予了更高的人格内涵,故人们即喜爱自然中的荷花,同时也喜爱画中的荷花。黄苗子先生题徐健荷花图“香远益清”,即是取自《爱莲说》中的名句。的确,徐健的这件作品,提供人们的这种情思。那枝挺立盛开的红莲,引来无数的蜜蜂,由视觉产生嗅觉联想,也许正是画家所要表达的深意。荷花中硕大、碧绿的叶子,清脆宁折不弯的枝干,与乎优美娇艳的花瓣,黑白对比,疏密相间,刚柔互济,成为艺术的最佳组合,可以让画家的思想与笔墨自由驰骋。故在徐健笔下,能展现出荷花的多姿多态,很能引人入胜。

徐健其人其画——名家题词与集评
《香远益清》(黄苗子题字),1987年作

  仙鹤系列中代表作品有《海天仙影》、《咏鹤图》、《松梅丹鹤图》等。鹤,除了它象征长寿之外,还有它洁白的羽毛,长长双腿,形象高雅洁净;自由翱翔,鹤唳九天,与云为伴,如真如仙。除此含意之外,它那丹丁、黑羽、白翎,也是画家喜爱描绘的形象。徐健正是抓住了这些含意和形象特点,为鹤传神写照。其中的《咏鹤图》,画一只丹顶鹤,正回首梳翎,造型准确而形象生动。香港著名的岭南派老画家赵少昂先生,看了之后十分高兴,便欣然命笔,在丹顶鹤的身后添了两杆墨竹,便成了一幅《竹鹤双清图》,这老、少两代的合作,无论构思、构图、笔墨,使人感觉到如天衣无缝,令人称绝。

徐健其人其画——名家题词与集评
左:《雪中鹤》,1988年作; 右《修竹咏鹤图》(赵少昂补竹并题字),1987年作


 

  鸡的系列,应该是徐健的看家本领的本领,最能体现其恩师雪涛先生的小写意功力。代表作品有《紫藤群鸡》、《红柿雄鸡》、《鸡鸣图》和《春风得意》等。从这些作品来看,徐健最善于画雄鸡。在他的笔下,雄鸡或引颈高歌,或与同伴相逐相戏,总是那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五色斑斓的羽毛,透出几分得意;昂首阔步的姿态,有着几分高傲,可谓深得其性,使人喜爱。在紫藤架下,两只雄鸡相斗、相逐,而母鸡们在一旁观看,充满着人性,使人联想蹁跹。其中可与《竹鹤双清》(即《咏鹤图》)相媲美的,是其与北京另一老画家齐良迟先生合作的《红柿雄鸡》图。先是徐健画好雄鸡,然后齐良迟先生于画幅上端再画柿子。这老、少两代人的合作,心领神会、有如宿构。“红柿”,象征着“红市”,“鸡”借谐音,寓意着“吉利”,其主题思想,十分明确。而两人合作的心情,十分愉快,故他们把各自的功夫、素养都发挥得非常充分淋漓,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作品。

徐健其人其画——名家题词与集评   
左:《紫藤群鸡》,1987年作 ; 右:《红柿雄鸡》(齐良迟补景并题),1985年作

  徐健的优秀作品还远不止这些,仅举此数例可见一斑。他在求艺的道路上,转益多师,以高标准要求自己。经几十年的笔耕不辍,硕果累累。他才刚刚步入中年,就已经取得如此成就,我相信在未来中,他会更加勤奋,继承传统,勇于探索,努力创新,会有更多的收获,祝愿他取得更大的成功。

杨新(书画研究专家、原故官博物院副院长)
 
  2003年7月        
 
  



 

    徐   健   印   象        

    写意花鸟画家徐健,是中国写意花鸟画大师王雪涛的弟子,其作品深得雪老真传,题材广泛而形象生动,笔法劲健灵活,设色艳丽清新。后又得到著名画家董寿平先生教诲,随先生左右达二十年之久,于董老的书法和文人画风格中获益良多,绘画的内容日趋丰富,增强了画风的趣味性和文人气息。同时期他也得到书画艺术教育家文史学家王森然先生的指导,注重读书和理论修养。在长期艰苦的生活中,以发奋学习努力创作的精神,和大量的优秀作品,赢得了诸多专家的好评和收藏者的喜爱。

  徐健学画年代时近文革中期,当时的文艺界要求一切“政治挂帅”,国画界尤其是花鸟画可以讲已是奄奄一息,当然在这表面沉寂之下,一切真正的艺术家仍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追求,而老先生们大都过着极清苦的生活。徐健最早的启蒙老师李洺是一位花鸟画家。随后在
荣宝斋画巧遇娄师白先生,当时徐健站在娄先生一副《雏鸭图》前,潜心揣摩数十分钟不忍离去,娄先生怜其心、爱其才,将徐健收其门下亲自指教。数月后,徐健终因画路不和而闭门自学。正当徐健陷入迷茫之境,好心的朋友把他就少给了王雪涛先生,徐健对于王先生早就佩服之至,只是苦于无门,未能入室求教,这次的引见使他得以投拜于王雪涛门下,从此走上了小写意花鸟的正路。徐健当时在医院工作,对于这些当时被视为“牛鬼蛇神”的人们深表同情,他不顾周围舆论的压力,甚至当权者的阻挠,经常出入于这些老先生的家门,尽可能帮老先生们找一些药品和联系看病等生活杂事,深得老先生们的赞许和传授。这一时期徐健的画作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所以在文革刚结束的年代,北京的景山公园、颐和园、北海公园画展,徐健就有多幅作品参展。西城区文化馆的一次书画展示中,展出的徐健作品多达十余幅,并刊登在刊物中。得到了同行的瞩目和好评。在北京画国画的圈子里,徐健二十出头已小有名气。当时能在荣宝斋文物商店卖画已算是鱼跃龙门。用现在的话讲可谓是“出道甚早”。

    七十年代末期,他通过不懈的努力去了香港寻求发展,八十年代以来在香港、北京、新加坡、加拿大等地相继成功开办了个人画展,尤其是在香港地区名声鹊起,虽年仅三十岁已蔚然成家,在同时期非学院派的画家中,他属没有任何社会背景,在极艰苦的生活条件下,以十余年时光完成了他个人的艺术学习和创作,并在社会取得了成功。

  九十年代中国在各方面的巨变,影响到各个阶层人士的生活,经济条件的转变是美术市场活跃起来,中国书画拍卖市场势头渐旺就是例证。徐健以他在海外十余年生活中对书画市场丰富的观察经验和敏锐的经营目光,不失时机地在北京成立了中汉
拍卖公司,近几年来几十场大小拍卖会相继开槌,从书画到瓷器、玉器杂项至房地产、物资、汽车、冠名权的拍卖均有不俗的业绩,在拍卖的激烈竞争中,却能够以诚信为本,连续两年获得市工商局授予的“重合同、守信用单位”荣誉证书。能够几经拼搏,时至今日逐渐昌盛,足见画家徐健在市场经营方面所具备的才能和素质,或者说他具备的过人胆识。

  看上去温文尔雅的艺术家徐健何来如此胆识呢?巴尔扎克曾经讲过:“苦难对于弱者是万丈深渊,而对于强者来说是一笔财富。”徐健自幼家境贫寒,少儿时代随母亲改嫁惨遭继父虐待、打骂凌辱,为了维持家计曾以捉土鳖、寽槐花、割青草、修皮鞋、捡烂纸等等换些钱贴补家用,时至今日,双手和腿上还留下多处伤痕,有时被继父赶出家门,流浪街头,寒冬腊月曾在水果店的草堆中熬过多少不眠之夜。他自幼喜爱绘画,发奋读书,特别是对古典文学、诗词、考古、地理的相关书籍爱不释手。为了生计很早就走入社会,饱尝人间冷暖。参加工作后并没有满足现状,始终保持了奋发的上进心和对国画艺术的追求。他十五岁开始学画,时正1970年,传统绘画尤其是花鸟画在那个时代都属于封建文化残余,是反动剥削阶级茶余饭后的欣赏闲品。在整个社会舆论对花鸟画是否定的前提下,徐健却开始了他惨淡而又执着的学画生涯。这事遭到了继父的坚决反对,曾多次遭受到了单位领导的批评,但他全然不顾这些,坚持手握画笔实现自己梦般的理想。在那样的逆境中他却拜了王雪涛、王森然、董寿平这些当时都冠有“反革命”罪名,身为当时社会最底层的老人们为师。改革开放以来,这些艺术权威、大师的名字和他们的作品都被罩上了金子的光彩,他们的作品动辄就是数万元的价值。在他们去世前的那段日子里,每天前去的求画者、仰慕者、攀附者、权势者可以说是趋之若鹜;而少年徐健出入老先生家中的年代,真可谓是门可罗雀。这一切使徐健在少年时代就体会了社会在政治变革中的所谓世态炎凉。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对于普通人而言,昨天的艰苦经历和今天的成功只能证明这些普通的少数人并非对真理有着预见性的认识和把握,则往往是他们发自内心对真善美的追求,本质的善良和纯真如果能在岁月的磨砺中保持不变,并能抵住生活邪恶的
诱惑,是本性在险恶环境于艰苦生活中的如实体现。当然这一切在逆境中要付出代价,这样的代价是今天四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不能理解的,而“不良少年”徐健在付出若干代价后,则获得了超于常人的远见卓识与胆量,并为日后的全面搏击积蓄了力量,为日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与徐健相识于七十年代雪涛画室,二十多年来每次相遇都是长谈短叙,范围从书画创作、鉴赏,到拍卖行情;从今日的灯红酒绿,到往日的艰难心酸,对于他艺术学习和创作的历程和现实生活状况,工作上的经历逐渐熟悉起来,本来他约我谈谈他的画,我觉得谈画固然是大事,但对于今天功成名就的徐健而言,我认为更重要的应当谈谈他的经历.一个生于贫苦人家,饱受生活凌辱的少年,在那个人妖混居的年代,逆当时社会年代的主流奋发而进的生活态度和学习精神,是值得我们回忆和学习。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在以“身价”定地位的今天,人的自尊和自强的精神已经不是社会衡量一个人是否优秀的重要标准,毫无疑问,这是不正常的.或者说是我们整个民族在经历了长期的贫困生活后,对于金钱疯狂追求的逆反心理表现.是我们民族的不可否认的悲哀现状。社会世俗化把画家和金钱等同起来,同样是不正常的。金钱是一个画家一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绝不是全部,徐健是靠个人奋斗成功的。在那个年代他一无所有,但他坚持了发自于个人本性的追求,并有幸得到了和他生活于同一时代最优秀的中国书画大师的人格和艺术的双重指导,这种中国传统文化的传统指导方式和人物在今天的艺术界已经几乎于绝迹了,这种旧式的先生与弟子间的关系的变革与科技革新无关,而主要是对传统文化的革命所产生的效果。

  我们这个时代的几乎没有了集道德、学问、艺术为一身的大师,这也是不正常的,但是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精神一定会振兴发扬,因为这是我们民族独立于世界的精神。徐健是这种封建的继承者,也是这种传统式教育中的受益者。在《徐健画集》即将出版的今天,我由衷的希望徐健能发扬这种精神,并团结一切力量弘扬这种精神,如能如此徐健将取得更大的成功。

    自爱、自强、自立,从徐健的经历中我们看到了这种精神,愿徐健在功成名就的今天,保持和发扬这种精神。

夏天星(著名书画家)
2003年秋于北京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主编信箱:chinashj01@cydf.com    联系电话:010-58695288-308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21 中國書畫網 CHINA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NET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