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今日快讯 >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来源:99艺术新闻 作者:admin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艺术家罗杰·拜伦

罗杰·拜伦说道:“2013年,我参加完平遥摄影节后返回北京的途中,经王江先生介绍结识了蔡萌先生。我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印象非常深刻,这里是我举办作品展览非常理想的地方。蔡萌先生对于将来的合作满怀期待,因此我们对如何愉快合作交流过很多次。”这便是展览的序曲。
 
时隔三年,在2016年9月2日下午,由蔡萌策划的罗杰·拜伦“荒诞剧场”登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览现场以剧场的形式呈现,作品中怪诞的角色形象彼此间也交织出剧场之感,由此“荒诞剧场”的主题实至名归,罗杰·拜伦看到展厅与作品呈现出的剧场效果,直呼大大超出他的期待,正中他的下怀!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展览现场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展览现场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展览现场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展览现场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展览现场
 
除了黑白影像作品“铺天盖地”地呈现,还有猴头人身、狼头人身、画满人脸的白羊、小矮马、看门鹿等怪诞形象的装置艺术作品,还有罗杰·拜伦有名的“动次打次”和今年三月在悉尼录制的影像。所以说,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摄影展,融合了戏剧剧场、影像、装置、摄影的“荒诞剧场”常常令人概念不清,但对于艺术家本人来说,概念不清那是好事,他称之为“艺术中的艺术”。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罗杰·拜伦“荒诞剧场”中的装置艺术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罗杰·拜伦“荒诞剧场”中的装置艺术(局部)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罗杰·拜伦的音乐录像
 
罗杰·拜伦对“人类荒诞”的兴趣可以追溯至1960年代。通过接触贝克特(Samual Beckett)、品特(Harold Pinter)和尤内斯库(Eugen Lonesco)的作品,他开始对荒诞派戏剧产生浓厚的兴趣。自1990年代中期,开始通过拍摄照片表达荒诞的主题:人们的行为没有理由,没有方向,也没有终极的目的。漫画在这一主题下与悲剧和疯狂联系在一起,成为一种常态,而非例外情况。直到现在,荒诞剧的审美观已经完全主导了拜伦的作品。
 
他认为,地球上存在的每个人从出生到去世始终充斥着荒诞,对他来说,展出的摄影作品能够超越文化和记录的功能,并且使参观展览的观众意识到自我与周遭的荒诞并有所触动,这非常重要。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罗杰·拜伦“荒诞剧场”新闻发布会现场
 
在策展人蔡萌看来,艺术家的“荒诞剧场”对于中国社会目前发生的一切十分应景。近二三十年的中国处于一种狂奔的状态中,狂奔的后果导致社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包括城市化面貌、实际的民生问题、不合理的制度等等,总之,中国的社会现实被巨大的荒诞所笼罩,“神州处处有奇葩”是蔡萌对于当下现实最好的总结。
 
央美美术馆学术主任王春辰则认为罗杰·拜伦的“人类荒诞”推动了摄影在美术馆中的认知,我们知道,摄影媒介在世界艺术范围内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但在中国的当代艺术中还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毫无疑问,如此好的摄影作品展会引人关注从而可以推动摄影在中国的发展。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Altercation争执2012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Alter Ego内心的另一面
2010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Brian with Pet Pig布莱恩和宠物猪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Broken Bag破的袋子, 2003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Show Off炫耀, 2000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Mimicry模仿, 2005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Head Below Wires电线下的头, 1999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Tommy, Samson and a Mask汤米、萨姆森和一个面具, 2000
 
罗杰·拜伦拍摄人、物品,还有动物,但最终我们看到的是他心中那个形象。图像从黑暗的意识领域漂浮上来。洗涤净化在那个领域是不太可能的。我们会在那里发现自己的映像,它们舒适而满足地深埋其中。他的照片带着我们前往一个隐蔽的地方,如同矿井中黑暗隧道的灯笼,在那里我们可以掩埋我们对死亡的想法。同时,照片发出的刺眼的光,揭示了生活中无可避免的无意义。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Man Bending Over弯腰的男人, 1998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Snagged攫取, 2013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Selma Blair and Rat塞尔玛·布莱尔和老鼠, 2005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Wiggle扭动, 2007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Wiggle扭动, 2007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Threat恐吓, 2010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Recluse隐士, 2002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Gaping目瞪口呆, 2010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Curled Up蜷缩, 1998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Casket棺材, 2000
 
拜伦写过,“死亡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死亡的象征是多样的。随着拜伦工作的进展,那些象征变得无所不在。他的画面中越来越多地充斥着动物的尸体、被遗弃的物品、缺席者的肖像,直到展现一种生活的模式,而却不见其中的人。这种过程延续到了他最近的照片中,缺席感如此的强烈,以至于没有留下生命的空间,只有如同被困在记忆的岩石中,一些陈旧的痕迹。这是一个自我的旅程,一份属于内在的日记,穿过萎靡和焦虑的王国,被渴望去看和记录的欲望教唆着,完全摆脱了想要去解释它的希望。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9月23日。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致辞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致辞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策展人蔡萌致辞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艺术家罗杰·拜伦为范迪安与王璜生签名留念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嘉宾合影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开幕式现场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开幕式现场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展览现场

罗杰·拜伦:令我正中下怀的“荒诞剧场”
展览现场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