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博学书苑 > 书籍 > 长篇解读《孙子兵法》——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长篇解读《孙子兵法》——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来源:中国书画网 作者:Jane

  军势Ⅱ

  三军之众,可使必受敌而不败者,奇正是也。兵法之所加,如以碫投卵者,虚实是也。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终而复始,日月是也。死而复生,四时是也。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

  详解

  战势不过奇正,简单地说,就是分战法,就是分兵,分为正兵、奇兵,配合着打,而且正奇是动态的,随时相互转换的。不要把所有的兵力放在一块儿,不要把所有的牌一下子打光。在战前,就要分配正兵、奇兵两只兵力,互为掎角,相互配合。交战的时候,也不要把所有的部队一下子派出去,一定要留一张牌在手里,要有预备队。先打出去的是正兵,后打出去的是奇兵。看到胜机出现的时候,把奇兵打出去,这叫出奇制胜。

  我们用以前学过的案例,再从奇正的角度学习一遍。

  先讲韩信破赵之战,韩信以一万兵力,在井陉击破号称二十万的赵国军队。韩信出井陉口之前,赵军谋士广武君给主帅成安君建议分兵,说井陉道路狭窄,绵延百里,您给我三万奇兵,先去埋伏,等韩信进了井陉,您深沟高垒不要出战,我在后面绝了他后路,断了他粮草,十天就饿死他,送他人头到您帐下。

  成安君不听:“我二十万仁义之师,怕他什么,不用跟他搞这些诡计,等他来打!”韩信接到谍报,成安君没有采纳广武君必胜之计,这才敢进兵。后来韩信见了广武君,说如果用您的计策,我已经被擒了。他这是客气话,他不会被擒。因为如果赵军用了广武君计策,他就不会来,他想别的招,或者等着,不打。这就是先胜后战,不胜不战。他有谍报知道这计策没被采纳,他才来。

  韩信有没有分兵呢,他分了。离出井陉口还有三十里,他半夜先分了两千奇兵出去,分配了任务,如此这般。

  大清早出了井陉口,他先派了一万兵力背水列阵。赵军望见大笑,没见过这么列阵的,我们一个冲锋,不就把他们冲水里去了么?汉军也认识到这一点,咱们背后是水,无路可逃,只有殊死作战,这就是“背水一战”成语的来历。

  两千奇兵半夜已经派出去了,清早把一万人的背水阵列好,韩信这才把自己的大将旗鼓仪仗列好,自己大张旗鼓,耀武扬威从井陉口出来,开始表演。

  所以我们看见韩信把兵分了三支,半夜先派出去一支两千人,背水列阵一支一万人,自己带了一支,史书上没说多少人。我们看哪支是正兵,哪支是奇兵,怎么转换,怎么打。

  赵军看见韩信大将旗鼓仪仗,都红了眼,立功就在眼前,擒贼先擒王,开营出击,韩信接战。

  所以这时韩信的兵力是一正两奇,先出为正,后出为奇。他自己带的那支部队先打,是正兵。还有两只预备队等着,背水列阵的是一支,奇兵;半夜派出去现在不知道躲在哪儿的是另一支,奇兵。

  赵军有没有分正奇呢?开战前他没分,没有分兵去堵井陉口,都在这大营里。现在有没有分呢,有!出营来作战的是正兵,没有出营的预备队是奇兵。韩信的下一步,就是要把他营里的奇兵也调出来,叫他空营。

  两军交战,“大战良久”,还是赵军人多,韩信看似支持不住了,开始败退,而且退得比较狼狈,大将旗鼓仪仗也丢地上了——这是为了引诱赵军来抢——自己退入水边军营中。然后又率水边那一万人杀出来,殊死作战。

  这时韩信的兵不是一正两奇了,是一正一奇,他自己带的部队,和水边的预备队合兵一处,是正兵。半夜那两千人是奇兵,还没出来,在等胜机,胜机出现,再出奇,制胜。

  

长篇解读《孙子兵法》——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胜机靠什么呢,就靠韩信丢在地上的大将旗鼓仪仗,赵军看见仪仗,两个反应,一是已经胜了,韩信兵败如山倒,全被咱们撵到水边了,再一冲就都喂鱼了;二是战利品,得到韩信仪仗,是巨大的荣耀和赏赐,要去抢功劳!胜机出现,该出奇,制胜了,赵军的奇兵——留在军营里的预备队——就倾巢出动了。

  这时候赵军没有奇兵了,手里的牌全部打出去了。

  但韩信手里还有一张牌没打呢!韩信等的就这一刻,他的胜机出现了,出奇制胜的时候到了,半夜派出埋伏的两千奇兵,出发时一人带了一面汉军红旗,冲击夺了赵军军营,就干一件事,把赵军旗帜拔了,插上汉军红旗。

  最后这一阶段,韩信的正奇又是怎么转换的呢?那两千奇兵,变成了正兵,打出去就是正,没打的就是奇。正兵夺了敌营,敌人败退,其实还没败,但是心里败了,要退,一退就真败了。敌人败退,守住营不能让他退回来。

  这时韩信水边的部队变成奇兵。敌人要来解决军营的问题,看后面鼓噪,自己的军营已全部插上汉军红旗,老窝给端了,要回师夺回军营。韩信部队从后面追上来。赵军前不得入营,后无战心,就崩溃了。韩信此战,破赵军二十万,斩了成安君,生擒了赵王歇。

  从此战中我们就看到了正奇之用,韩信始终有正有奇,赵军则有正无奇。如果赵军营能有两千人备着,汉军两千人也攻不进去。但是韩信丢盔弃甲,甚至自己的大将仪仗都丢得满地狼藉,营里的赵军就以为战斗已经结束,再不冲出去抢战利品,就上不了功劳簿了。

  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

  所以说韩信是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绝如江河。奇正之变,不可胜穷,奇正相生,奇可以变正,正可以变奇,循环往复,没有首尾,无缝转换!

  从正兵奇兵去看,好多仗怎么打就看懂了。虽然不是吃猪肉,是看猪跑,但已经不全是外行看热闹,而是有点内行看门道的意思了。

  用足球赛来理解正奇之用,控球的就是正兵,跑位的就是奇兵。球一旦传出去,正奇就转换,接到球的变为正,刚才传球的变为奇。球场就是战场,到处都是,分分秒秒都是奇正转换。奇正之变,不可胜穷。

  

长篇解读《孙子兵法》——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韩信破赵之战,再分解一下战阵中的奇正转换过程,一共转换了三次:开战前布阵是先一正两奇,自己率正兵作战,背水列阵一奇,两千骑兵埋伏二奇。

  第一次奇正转换,正兵佯败退入水边阵地,与阵地中队伍合兵一处,返身再战,这是一正一奇,背水阵中部队投入战斗,成为正兵。

  第二次奇正转换,敌人倾巢出动,敌营空了,两千伏兵起,冲入敌营,夺营换旗,这时两千骑兵变为正兵。敌人转身想夺回军营,不跟前面部队作战了,相当于韩信的大部队在这一刻转换为奇兵,主战场不是他了。这次转换是奇正互换,奇变为正,正转为奇。

  第三次奇正转换,这时敌人退却、惊恐、指挥也乱了,胜机出现,韩信出奇制胜,大部队由奇兵转换为正兵掩杀过来,获得胜利。

  所以我们看到正兵奇兵,不是一次规定好,谁是正,谁是奇,而是随时在变,彼此相用,循环无穷。

  韩信排兵布阵,是正奇之用,战阵中的伍长、卒长呢,也是正奇。就在战阵中,每一个战斗单位,都有正有奇。从微观上讲,正奇就是战术配合,不是一窝蜂冲上去乱打,而是有章法,有先后,有配合。所以孙子说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

  正兵奇兵,并不是大部队才用。项羽到了乌江边,只剩二十八骑,这二十八骑,也不是一起冲杀,而是分为两组,一正一奇,首尾相助,这是战斗的基本原理。

  我们可以用足球赛来理解正奇之用,控球的就是正,跑位的就是奇。球一旦传出去,正奇就转换,接到球的变为正,刚才传球的变为奇。正兵攻到边线,对方中路出现空档,胜机出现,传中,禁区内的奇兵转正兵,出其不意,攻其无备,出奇,制胜,射门,进了!

  这球场就是战场,到处都是,分分秒秒都是奇正转换。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环之无端,孰能穷之?

  所以咱们研究战斗,就像研究足球赛。你别以为出奇制胜就是出了奇招就得胜。这世上没什么奇招,就那几招,人人都知道,就是没人能做到。阵型不过532、433、442,还有铁桶阵901,输急眼了109,输红眼了最后30秒0011。战术不过攻守平衡,中路边路,关键在于教练的领导管理能力、战略思想、战术智慧,球员的体能、技术、经验、灵气和训练。不抓这个,哪有什么奇招让你得胜?

  足球场上只有十一人,就有无数个奇正。项羽只剩二十八骑,也分一奇一正。小部队有奇正,大部队也有奇正,哪怕你有一百万军队,不分奇正,还是会败。再看一个战例——淝水之战。

  

长篇解读《孙子兵法》——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前秦苻坚率八十万大军伐晋,在淝水边列阵。谢玄只有八万兵。他派使者跟苻坚说,你把军阵列在河边,我渡不了河,咱俩没法交战。你稍微退一退,让出点地方来,让我渡河,和你一决胜负。

  苻坚同意了,指挥军队退后,后面的部队不知道怎么回事要退军,以为前面战败,一退就乱了。谢玄渡过河来,摧枯拉朽,大破秦军。

  苻坚错在哪?

  人人都说他愚不可及,人家喊你退,你就退?

  苻坚当然不会那么傻,他有他的算盘,他和苻融商量了,假意同意谢玄,退一退,让他渡河,但不是等他都渡过来。等他渡了一半,铁骑掩杀过去,就把他们都消灭在河里了,晋军根本没机会上岸。

  “兵半渡可击”,这是教科书式的战法,没问题的。

  问题在哪里呢?在于没有分兵,没有分奇正。退可以,侧翼应该留一支奇兵。如果正面有什么问题,或者谢玄居然上了岸,杀过来了,侧翼给他拦腰一击,他还是占不到便宜。

  苻坚太大意了,实在没把谢玄当回事。他想就稍微退退,赶紧让他来,渡一半把他们都按死在河里得了,就没作奇兵安排。

  但是谢玄有奇兵,就是朱序。

  朱序本是东晋将领,之前和前秦作战,兵败被俘,投降了苻坚,苻坚用他为将。这是苻坚覆亡的根本原因。他的性格,是用人不疑,疑人也用。手下带兵的,一半是朱序这样心怀异志的人。

  淝水之战前,苻坚派朱序去劝降谢石。朱序得了机会,见了谢石,跟谢石说,秦军虽然号称八十万,但还未集结完毕,如果尽快作战,击溃秦军前锋部队,是有机会打败苻坚的。谢石、谢玄得了朱序情报,这才赶紧安排速战。

  苻坚挥旗指挥军队退却,后面的部队不知道怎么回事,谢玄的奇兵——朱序——就起作用了。朱序大声惊呼:“秦军败矣!秦军败矣!”这时候根本还没接战。秦军看前面在退,听后面在喊,心惊胆战,狂奔乱逃。晋军就渡河过来了。苻融纵马去喝止逃兵,运气不好,马失前蹄,摔下来了,被晋军所杀,秦军就真崩溃了。

  这就是正奇之变。

  这一段里,还有一句话,“兵法之所加,如以碫投卵者,虚实是也。”以石击卵的虚实之道,因为《势篇》之后,专门有一篇《虚实》,就留到下一篇再讲了。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