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网 > 博学书苑 > 趣闻 >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来源:中国书画网 作者:编辑-jane

  2018年9月25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在1711年的9月25日,北京雍亲王府诞生了一位戏精boy,在300年后,他成为了收视率超高的清宫戏第一男猪脚。

  他就是乾隆,爱新觉罗·弘历,一个白胖小子,降生于世。

  近期热播的《延禧攻略》《如懿传》,都有他的身影。虽然站的是得体CP(傅恒&璎珞),但我依然对爱新觉罗·弘历这个男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秉着严谨的学术精神,在对乾隆的照骗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后,我发现:

  其实乾隆不光是个大猪蹄子,还是一个资深cosplay玩家。

  下面进入:心理学视角下乾隆cosplay的内在动因:

  那些年乾隆玩过的cosplay

  乾隆的cosplay大致可以分为两种。

  一种是大家熟悉的“拍照一小时,P图五小时”法。

  没什么特别要求,就是一定要帅气、潇洒、高雅、有文化。

  比如这样的: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清 丁观鹏、郎世宁等 《乾隆帝岁朝行乐图》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清 佚名《乾隆帝薰风琴韵图》轴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清 郎世宁《弘历观荷抚琴图》轴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清 佚名《乾隆帝写字像》轴 局部

  还有和自己同框的。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清 郎世宁《少年弘历采芝图》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不知道下回扮演什么了,就从古人的画里找一找灵感,总之戏路可以再宽一点。

  “朕觉着这幅画还不错,你把朕英俊的脸庞P上去看看效果”。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明 丁云鹏《扫象图》局部 vs 清 丁观鹏《乾隆帝洗象图》局部

  连普贤菩萨都敢P,也是没sei了,他爹雍正最多也就cosplay个喇嘛玩玩。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不,乾隆又让郎世宁画了一幅自己正在观赏这幅P图照的画像。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清 郎世宁《弘历观画图》局部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嗯,画的还不错。”

  内心OS:朕是人间帝王,佛界大神,还有谁!

  作为资深coser的乾隆,怎么会只满足于简单的拍照P图,于是出现了另一种进阶版玩法。

  “就按照这个画面布局,道具、服装、灯光,统统给朕安排”

  比如下面这幅《弘历鉴古图》(以下简称《鉴古图》),借鉴的是清宫旧藏的《宋人人物图册》。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清 丁观鹏《鉴古图》又名《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图》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宋 《宋人人物图册》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乾隆下令让他的宫廷画家创作了五幅相类似的图画,不仅把原画中的文士换成了他自己的头像,身边的家具和人物也都是真实存在的。画家为了表现清朝的大好河山,换下了屏风里宋人的花鸟画,换成了连绵的山峦和波光潋滟的湖水。为哄皇上开心,也是费了不少心思。

  最夸张的一次,看过《延禧攻略》的朋友应该都有印象。纯妃为讨好太后搭造苏州街的事,实际上也是乾隆玩心大发,借着母亲的名义,在家门口搞了一个1:1实景还原江南街市的大型cosplay现场。请宫女太监扮成商家百姓,在皇帝一行人路过的时候即兴表演。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延禧攻略》场景之苏州街

  乾隆为什么会沉迷于cosplay无法自拔?

  也许是继承了他爹的cosplay基因吧。

  角色扮演是一种安全的欲望表达

  人们为什么喜欢cosplay,或者参加漫展去看别人cosplay?

  当然是因为爱啊。

  因为对某一个人物角色爱得深沉,爱到无法自拔,才会想要变成ta的样子。

  当然,我们的乾隆爷一定不会这么肤浅。

  乾隆是天子,他喜欢古玩字画、盖章点赞那点爱好世人皆知。

  角色扮演给他带来的,是一种证明自己是大清第一文艺青年的欲望表达。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鉴古图》局部之被乾隆“祸害”的宝贝

  就好像小朋友刚刚学会数数,就扮起了收银员一样。圆桌上看似随意摆放的玉器、瓷器、青铜器,全是乾隆用来显摆的小心机。仿佛可以听见乾隆在耳边说:“瞧,朕就是这么有文化、有品位、有bigger。”

  为什么说是角色扮演是“安全的”?

  这里的安全当然指的不是人身安全,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自在的状态。

  人的欲望在大多数的时候是难以启齿的、隐晦的,需要有一层一层的包装。

  比如女朋友路商店橱窗的时候说“这个钻戒好美啊”这种类似的表达。

  傲娇的乾隆自然也不会天天把“朕的学识过人,天赐聪慧,才貌俱佳,不愧是天选之子”这种话挂在嘴边。

  角色扮演便成全了皇帝不露声色却可以大肆炫耀的心愿。

  角色扮演比白日做梦更贴近现实

  我们知道,即使是大清皇帝也有很多不能实现的梦想,只能在画中世界过把瘾。

  乾隆从小就向所谓的“三先生”(福敏、朱轼与蔡世远三位经学大家)学习传统文化。虽然身为满人,却从小就对汉人的历史人物、文化、服饰有着亲近的感情。

  然而,服饰何尝不是一种角色、身份的认同,满人与被征服的汉人之间的文化差异需要有明确的区分。满人时刻记着“大清是马背上得来的天下”,非得要是满清的窄袖短装才方便拉弓骑马,尽显男人气概。

  宫廷内有着“禁穿汉人衣冠”的规矩,作为康熙爷爷带大的孙子、雍正爸爸亲认的接班人,乾隆自然要以身作则。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鉴古图》局部之“汉化版”乾隆

  而我们看《鉴古图》里的乾隆皇帝,公然打破了现实禁忌。他身着汉人服饰,坐于画面中央的坐榻上,正表情悠闲地观赏着自己的“宝贝们”。

  “既然现实生活中不方便偷偷穿汉服,那朕就在画里光明正大地打扮打扮,是不是也颇有儒家圣贤的风范。”

  当然,乾隆有没有真的穿上汉服还有待考证,这些或许只是画师们脑补出来的形象。

  相比于白日做梦,角色扮演的魅力就在于,它就是一场用现实道具创造虚拟的游戏。说白了,就是把梦想照进现实,而且这个梦看起来和真的一样。

  But,我们都知道,角色扮演不代表你就能成为那个角色。现实的边界无法跨越,即使是乾隆,穿上宋人士服他和宋徽宗之间的艺术造诣也依然隔着一个马里亚纳海沟。(没有diss乾小四的意思)

  角色扮演是放飞自我的身份重塑

  我们从小也喜欢玩过家家。妈妈的口红,爸爸的拖鞋,奶奶的大花毯统统征用过来。我当爸爸你当妈妈,抓个娃娃做家里的宠物。那时还没有人设的概念,天真地以为只要穿得像,就可以变成那个角色。

  实际上,角色包含的是社会公认的规范和设定。社会对处在特定位置的人在言行举止、道德品行上有特定的期待,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人设。

  乾隆的社会身份决定了他在日常生活中的角色,他的一生也必须维系好这样一个杀伐果断,没有情感的帝王的人设。

  《鉴古图》中,乾隆把身后屏风上挂的士人头像也换成了自己,两个自己再一次同框,一左一右如同正在照镜子,但眼神却并没有直接的交流。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鉴古图》局部之画中画

  我们结合乾隆在画像上题的这首诗(居然写的还不错)来看一下。

  是一是二,不即不离。

  儒可墨可,何虑何思。

  看似写的是一个帝王对治国策略的思考,似乎又是乾隆对自己不同政治身份产生了疑虑。

  细想之下,和自己同框的操作还颇具哲学意味。似乎也在告诉世人,皇帝的真正身份超乎了外人,甚至是自己的认知。

  而角色扮演是一种身临其境、又能够全身而退的改变。暂时的脱离“现实中的自己”,进入新角色的乾隆,自然也是玩的不亦乐乎。

  请画师量身打造的一个新角色,就好像制造了一个平行世界。在那里,没有什么条条框框,一切都是如朕所愿,可以安心抬头45°角仰望明月。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 清 《高宗赏月图》 vs 清 冷枚《赏月图》

  角色扮演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但长大后的我们很少再有类似“过家家”的体验,当然英语专业的朋友不一样,你们还有机会。(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长大以后我们才知道,人的一生要同时背负太多的角色。是孝顺的孩子,是勤勉的职员,是刻苦的学生,是坚强的父母。

  “我们的灵魂有许多侧面,并非单一的存在。”这是荣格心理学中的核心理念之一。

  我们的内心角色栖息在同一个身体里,长得如此相似,却各有各的脾气、喜好。但我们似乎很少有机会直面他们,与他们对话,只给他们冠上了“灵魂”这样玄乎的概念。

  Coser乾隆却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人生赋予我们的角色也许无法摆脱,但也请不要放弃一路上的无数种“如果”。

  角色扮演让我们从“现实中的自己”走出来,得以观察另一个“角色中的自己”,去获得生命的更多体验,保持新鲜感。

  最后,让我们对今日寿星,风暴降生·超长待机满清CEO·图章之王·弹幕始祖·大清及新疆全境守护者·女真人及先民文物收藏者·文殊皇帝·十全老人·天道昌隆·毁图狂魔·爱新觉罗·弘历,说一声生日快乐~

乾隆爷的“另类人生”

  你造吗?中秋的三天小长假,居然是乾隆皇帝开始的。

  据史料记载,咱们乾隆爷的生日是农历八月十三,与中秋节只有一日之隔。所以今天我们过的是大猪蹄子的新历生日。

  皇帝诞日在历史上曾经有许多名称,比如唐代的千秋节、天长节,宋代的长春节、乾明节等等。清代将皇帝的生日称为“万寿节”,取万寿无疆的意思,与元旦、冬至并称清宫三大节。

  乾隆就下了这么一道圣旨:“八月十三上万寿节,皇太后行宫行礼……此王公大臣等宴凡三日。”意思就是,朕要生日中秋一起过,给三天带薪假,大家high起来~

  也就是从农历八月十三到八月十五,全国放假三天,朝野同欢。从北京到承德三百多里的路上,披红挂绿,全民贺喜。乾隆在每年的八月份也会带上老婆孩子到避暑山庄去过中秋,一起看看“朕打下的江山”,写他个几十首中秋赏阅的诗。

  说起来那时候的中秋小长假也不好过,因为乾隆长寿,每年的生日宴会如何办出新意,“中秋贡”该送什么礼,可是让满朝的文武百官头疼不已。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电话:010-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

扫一扫 求关注